缺乏標準糾紛頻發 券商財務顧問費該怎么收?

  財務顧問業務雖是券商投行收入的重要來源之一,但一直沒有統一的收費標準,市場上因為財務顧問的服務與收費不對等而引發訴訟的案例并不少見。近日,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就牽扯出了該公司與中信證券關于財務顧問服務的一宗訴訟。

  簡單回溯,2015年2月,中信證券孫公司青島金石灝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金石灝汭”)作為領投方,以2億元參與了銀隆新能源的增資(下稱第一輪融資)。在第一輪融資中,金石灝汭向銀隆新能源(下稱公司)增資2億元。同時,中信證券也與銀隆新能源接觸溝通,意圖承攬其IPO業務。

  按銀隆新能源的說法,金石灝汭曾口頭要求公司當時的實控人魏銀倉承諾“打八折”,即金石灝汭繳付2億元增資款后,由公司返還4000萬元。為此,金石灝汭與魏銀倉及公司另行簽署補充協議,約定公司應按金石灝汭增資款金額的20%,向金石灝汭或其關聯方(中信證券)支付財務顧問費,雙方另行簽訂了財務顧問協議。

  至2016年7月,銀隆新能源的第二輪融資完成后,魏銀倉未履行董事會決策程序,私自代表公司與中信證券分別就第一輪、第二輪融資各簽署一份財務顧問協議,約定公司就兩輪融資的財務顧問協議向中信證券分別支付2500萬元、1500萬元財務顧問費,共計4000萬元。

  然而,2018年銀隆新能源的新管理層就任后,收到中信證券的函件,才知道存在上述兩份財務顧問協議,并拒絕支付相關財務顧問費。

  2019年5月,中信證券向北京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10月14日,仲裁委判令銀隆新能源支付第一次融資之財務顧問協議項下財務顧問費及違約金和利息共計3666.8萬元。11月1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將銀隆新能源列為被執行人。

  對此,銀龍新能源將中信證券的財務顧問服務稱作“無功受祿”。公司認為,不能將金石灝汭(作為領投方)員工從事的投資者協調工作視為中信證券的財務顧問服務。

  那么,財務顧問服務到底有何標準,其收費標尺又是怎樣的?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很多券商都有財務顧問業務部門,從專業性輔導到牽線搭橋、融資談判等,服務內容較為寬泛。而根據中國證券業協會公布的數據,2018年,131家證券公司當期實現財務顧問業務凈收入111.50億元。

  可見,作為投行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財務顧問業務“含金量”不低。但由于標準的缺乏,關于財務顧問費的糾紛并不少見。

  在裁判文書網檢索“財務顧問費”,可搜到1870篇文書,其中民事判決書1625份,刑事判決書131份。糾紛常常出現在相關業務促成后,公司認為中間人(券商等中介)的服務不值這么多錢,故以各種理由拒絕支付或拒絕全額支付財務顧問費。

  業內人士介紹,財務顧問主要提供尋找并購標的或收購方、盡職調查、談判磋商以及擬訂方案、制作材料等專業服務。“專業財務顧問服務的價值含量毋庸置疑,但由于沒有統一的服務和標準,而且收費大多集中于事成之后,因此,甲方逃單屢見不鮮。”

  不過,也存在一些不專業、不規范的現象,業內人士表示:“有些中介機構利用信息不對稱,在買方和賣方之間‘傳話’,還要收取不菲的居間服務費。還有的投行,接了項目后轉手外包,無法保證服務質量。”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 江苏11选5 如何用点子创意赚钱 668彩票首页 大话西游手游快速赚钱 手机软件怎么赚钱的 彩34群 黑龙江36选7 广东时时彩 泰国进口水果赚钱吗 福州麻将听金坎打什么 任选9场 星露谷物语爷爷的评分赚钱 东北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河北20选5 建一个什么微信群赚钱吗 游戏app推广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