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資產幾乎為0,對外擔保62億,“垃圾股”因垃圾分類喜提9天7板

  近來,垃圾分類強勢闖入上海人的生活,“佩奇垃圾分類法”等段子頻出的同時“垃圾分類概念股”也應運而生,搭上垃圾分類的“高鐵”的安徽盛運環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運環保)9天收獲7個漲停板,這市值增長可遠比破產重整要輕松的多。

  此前關聯方資金占用、上市公司違規對外擔保、債務違約等一系列問題讓盛運環保股價接連受挫,債務危機引發的連鎖反應陸續顯露,賬戶凍結、訴訟糾紛等使其生產經營幾乎停滯,又由于流動資金嚴重不足不得不放棄多種合作…這突然出現的“垃圾分類概念”不知能否將盛運環保從破產的懸崖邊拉回來……

  逆勢收獲7個漲停

  最近上海人打招呼的方式已經快要從“儂吃過了伐?”變成“儂今早垃西丟了伐?”,原因是《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已經進入10天倒計時,按照每次個人200元的罰款計算,丟錯幾次垃圾貓妹就只能吃土了。

  另一邊段子手們卻開始“過年”狂歡,“佩奇垃圾分類法”引爆朋友圈(雖然并不完全準確),豬能吃的是濕垃圾、豬都不要吃的是干垃圾、豬吃了會死的是有害垃圾、而賣了可以買豬的是可回收垃圾,“多考慮考慮豬就能學會垃圾分類了”幾乎都成了垃圾分類宣傳標語了,另外,段子頻出的同時貓妹的表情包也是豐厚了不少。

  貓妹也是萬萬沒有想到,早上才丟完垃圾,上班寫個稿子又得直面被“垃圾分類”支配的恐懼。

  不過鬧歸鬧,段子越多其實代表著人們對垃圾分類的接受度越高,一邊吐槽垃圾分類好麻煩一邊認真研究小龍蝦該怎么丟,生活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嘛。

  段子手“狂歡”之余,“垃圾分類概念股”也火速出現,主業與環衛服務、垃圾運輸處理、垃圾發電等相關的公司都出現了一波大漲,盛運環保就是其中之一。

  公開資料顯示,盛運環保主要業務包括城市垃圾焚燒發電、城鄉環衛一體化工程建設、成套新型環保設備設計銷售等,是妥妥的“垃圾分類概念股”。

  2018年年報顯示,盛運環保全年總營收5.14億,同比下降62.04%,其中垃圾焚燒及發電貢獻營業收入3.84億,占全年總營業收入74.4%,較上年增長71.45%,不過其毛利率僅有6.69%,較2017年下降12%。

  帶上“垃圾分類概念股”的帽子之后,盛運環保的股價止住了下跌的勢頭轉而上升,9天之內收獲7個漲停,截止6月20日仍舊全天漲停未打開,最終收于2.01元。

  股民的記憶只有三秒

  常言道,魚的記憶只有7秒,但股民的記憶似乎還不足7秒,不久之前盛運環保出現業績爆雷、債券違約、破產重整等問題,股民紛紛開始維權,如今搭上垃圾分類的“高鐵”之后股民卻又大舉買入,抬高股價。

  據2018年年報,盛運環保及子公司對外擔保共64起,其中60起為為關聯方提供擔保,2018年末已審批對外擔保額度合計僅2.14億,實際對外擔保余額卻達到39.15億,另外為子公司實際擔保余額也達到22.29億,遠超已審批擔保額度。

  截止2018年末,盛運環保實際擔保余額合計達61.63億,占凈資產的3540.8%。

  除了違規擔保,截止2018年末關聯方還有非經營性占用上市公司資金16.56億,經營性占用4.85億,合計占用21.41億,已被公安局立案調查。此外,“16盛運01”和“17盛運01”債券均實質性違約,未能按期支付本息。

  至2018年末,盛運環保流動資產賬面余額只有48.75億,且大多為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回款可能性較低,貨幣資金不足10億還全部被凍結,但是其流動負債賬面余額卻有67.66億,其中短期借款12.55億,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17.34億,未來債務違約必定會不斷增加。

  即使長期來看,負債總額高達95.32億,資產總額卻只有97.38億,資產負債率97.88%,凈資產接近于0,長短期償債能力都十分弱。

  這一場始于實控人資金占用和上市公司違規擔保的悲劇最終造成盛運環保2018年虧損31.13億,要知道上市以來其全年營收最高時也才16.4億,而2018年虧損額達到其上市以來凈利潤總和的18倍。

  禍不單行,被法院列為失信人、訴訟糾紛、債務人重整申請接踵而至,盛運環保在破產的邊緣勉力掙扎。

  根據最新的公告,盛運環保目前仍有43.25億債務未能清償,累計被凍結賬戶85戶,累計申請凍結金額31.37億,累計凍結賬戶賬面余額4303.62萬,同時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正在進行中,股票存在因重大違法行為而被強制退市的可能性。

  受流動資金不足的影響,盛運環保經營情況持續惡化,項目建設基本處于停滯狀態。2019年一季報顯示,盛運環保繼續虧損,營業收入僅1.5億,同比縮水57.82%,歸母凈利潤虧損5322.03萬,同比下降772.8%。

  如此滿地狼藉,盛運環保如何能夠承載這7個漲停板背后的期望。

  斷臂求生,破產風險仍未解

  2019年2月,桐城市人民政府成立了盛運環保司法重整專項工作領導小組并進駐公司,協助清欠解保,截止目前共追回現金2730萬,查封房產20處,凍結車輛1臺,凍結有關主體所持其他上市公司股票2332萬股,凍結估值約9063萬元的非上市公司股份,與關聯方簽署賬面資產抵債協議。

  早在2018年,由于債務危機盛運環保就先后放棄了4家子公司增資優先認繳權,出讓德江盛運環保電力有限公司部分股權、山東惠民京城環保產業有限公司及金鄉盛運環保電力有限公司全部股權,同時考慮到部分項目子公司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不再籌建,已停止營業,人員已離職,清算注銷了20家子公司。

  雖然盛運環保多方聯系、賣子求生,但結果仍然不盡如人意。

  此前,盛運環保發布公告收到四川省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川能集團)發來的《關于終止盛運環保項目并購工作的函》,由于盛運環保違規擔保、財務資助、債務逾期無法清償等問題一直未能解決,川能集團正式放棄與盛運環保宣城、棗莊、濟寧、海陽等項目的合作,這對盛運環保來說是“雪上加霜”,依靠仍在經營的項目盈利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6月10日,盛運環保再次發布公告,由于債務危機之后資金流動性嚴重不足,并且部分已簽署的PPP項目合作框架協議投資規模大、投資回收期長、以及市場的不確定性等因素,終止對部分PPP項目的投資合作,項目預計總投資55.42億。

  如今“垃圾分類”勢在必行,那么盛運環保這種“垃圾股”又該歸為哪一類呢?從目前的走勢來看,股民們似乎將它丟進了綠色“可回收”垃圾桶......(藍鯨產經 徐曉春)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