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系列的規章制度陸續發布,到首批企業受理,再到企業上會接受審議、提交注冊并獲得通過,科創板的各項工作銜枚疾進。
  “在中國新舊動能轉換和擴大對外開放的關鍵時期,科創板的設立" />

萬博新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劉哲:要重視科創板配套制度之間的協調和匹配

  本報記者 朱寶琛 

  從一系列的規章制度陸續發布,到首批企業受理,再到企業上會接受審議、提交注冊并獲得通過,科創板的各項工作銜枚疾進。

  “在中國新舊動能轉換和擴大對外開放的關鍵時期,科創板的設立是一個有益的嘗試,在服務新經濟和促進國際規則接軌兩方面都具有重要意義。”萬博新經濟研究院副院長劉哲6月20日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對此,劉哲予以進一步解釋:從金融支持國內經濟轉型發展上存在很多結構性的問題:比如傳統的商業銀行的低風險、硬資產、穩定現金流等偏好,無法充分滿足新經濟高風險、輕資產的融資需求;資本市場的部分現行制度中,對于盈利能力、營業收入等財務指標的強調,無法適應新經濟的發展特點等。與國際通用的股票市場上市和交易規則比較,中國資本市場目前的部分制度還存在一定“脫節”,需要建立國際接軌的資本市場體系,吸引國際資本的流入。

  “需要注意的是,創新也是一個不斷試錯、不斷完善的過程,對于資本市場也不例外。”劉哲稱,當前科創板還處于資本市場“試驗田”的階段,在交易制度、上市制度、退市等方面有了一定的突破,但也存在改進的空間,未來如何進一步完善制度建設,更好地與國際規則接軌,更好地服務新經濟是下一步的重點。

  隨著科創板的正式開板,這一重大改革任務已經落地實施。目前,市場有關各方正在做好上市前的各項準備工作,推動科創板平穩開市、穩健運行。那么,該如何保障科創板平穩運行?劉哲認為關鍵在于如何保障在交易的事前、事中、事后都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

  對此,她予以進一步解釋:從審核制到注冊制的突破,降低了對于資產、盈利門檻等財務指標的硬性要求,實現了在事前放松行政的審批和行政干預;事中,在科創板上市定價和日常交易時,需要延續市場定價的思路,擺脫上市定價的慣性約束,以及交易中行政的干預,加強信息披露制度,敬畏市場;事后,在退市制度的安排上,需要充分敬畏法治,形成進出依規的良性循環。

  她同時表示,科創板中新的交易規則、定價機制等,投資者需要有一個磨合和適應的過程,同時也不可避免會對現有的市場產生影響,短期內可能會加大市場的波動,產生一些投機性交易,這是促進價值市場發現、提升市場關注度和活躍度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情況,監管上在合規的前提下需要給予一定的容忍度。

  從試點注冊制、嚴格退市等系列制度設計,到籌備工作、審核流程的提速,資本市場迎來了改革的突破口,跑出了服務科技創新的“加速度”。

  在劉哲看來,科創板尚處于不斷完善、快速成長的過程中,相關的制度除了考慮到國際規則,也會更多地適應中國的國情和中國新經濟企業的需要。對于中國企業而言,對于中國資本市場的相關制度會更為熟悉,上市的溝通成本和中介成本也會更低,在本土的科創板上市,在一定程度上會降低上市的成本。

  同時,企業的發展與中國的宏觀環境和行業環境緊密相關,會受到相關政策的影響。公司所處的大環境,本土投資者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感同身受,上市后公司與投資者的溝通會更為順暢,更有利于公司價值的發現和回歸。

  科創板要平穩運行,離不開制度的保障。那么,該如何進一步完善相關的制度建設?對此,劉哲從三方面提出建議:首先,在科創板制度完善的過程中,需要密切關注政策初衷與市場執行之間可能的偏差。由于科創板很多制度對于中國資本市場來說,是一個先行先試的探索,但是制度的突破到實踐的轉變還有一個過程,市場的參與方還會受到原有制度的慣性約束,使得政策的效果低于預期或者偏離初衷。比如,“跟投制度”的初衷是建立投行與投資者的一致利益關系,成為風險共擔方,但如果在執行的過程中,投行通過提高費率的方式,把風險轉嫁回企業,那么跟投制度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還會變相增加企業的上市成本。

  其次,重視科創板配套制度之間的協調和匹配。比如注冊制降低了上市公司的上市門檻,拓展公司的融資渠道,但降低門檻并不意味著減少上市公司的合規義務。注冊制需要與更為嚴格的信息披露制度、更為嚴格的違規懲罰機制、更為順暢的投訴機制等相結合,提升監管的有效性,保證市場的法治化發展。

  第三,對于科創板可能出現的一些新的情況,需要加強投資者教育。比如,在自主進行發行定價的市場中,破發是股票發行中可能出現的一種情況,尤其是對于一些還沒有盈利,或現金流、營業收入不穩定的企業來說,其價值中樞的判斷難度較大,往往并不是一個點,而是一個域,這就使得破發成為一種市場估值發現過程中可能發生的概率,未來打新穩賺不賠的慣性思維將會被打破。

  “像港交所上市的尚未盈利的生物醫藥公司,百濟神州、華領醫藥等都出現過上市首日破發的情況,未來公司的股價走勢還是取決于科創企業的‘軟資源’能不能充分挖掘和釋放,取決于投資者對于公司的認識是不是越來越全面、理性和客觀,取決于公司的發展預期是否能夠被市場所驗證。”劉哲說。

  她認為,“破發”的情況應該予以高度重視,并作為未來上市定價的重要參考,但需要引導投資者辯證的看待,新股是否破發與上市公司的質地好壞、未來股價的走勢并沒有必然的聯系,不能過分夸大破發對于上市公司的影響,減少市場的非理性交易。

  新的制度突破也伴隨著新的可能的交易風險,投資者需要提升風險防范意識和管控能力。對此,劉哲提出,在上市門檻方面,科創板的五類上市條件之間是“或者”的關系,盈利性、營收規模、現金流情況、估值規模等并不需要全部滿足,往往只滿足其中一項或幾項即可。這就意味著未來科創板上市的企業可能還沒有盈利,或者現金流不穩定,或者營業收入沒達到一定規模,這對傳統估值的思路提出了新的挑戰。

  不僅如此,新經濟企業的技術迭代周期比一般制造業要快得多,業績的波動性會更強,信息產業的技術更新速度往往遵循摩爾定律。對于不能很好把握新經濟企業商業模式、盈利模式和估值體系的普通投資者來說,對于科創板公司的價值判斷可能存在偏差,進而加大了其投資科創板的風險。

  同時,上市門檻的放松也伴隨著更為嚴格的退市門檻,比如公司核心技術出現問題、極端負面事件的沖擊等引起的持續經營能力喪失,或成交量、市值、股價、股東人數等指標過低等,因此,投資者對于科創板公司可能存在的退市風險需要高度重視。

  在交易制度方面,上市企業前5個交易日不設漲跌幅限制、之后的漲跌幅限制為20%,科創板股價的最大波動幅度比主板、創業板放大了一倍,對于可能帶來的群體性投資波動要有充分的風險控制機制。同時,投資者需要注意單筆申報數量、最小價格變動單位、有效申報價格范圍、盤后固定價格交易等與主板的差異,避免無效申報,降低交易效率等。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