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減持潮再現 6月新增逾300筆減持計劃

  周楠

  減持潮又至。公告顯示,6月19日當天有西水股份(600291.SH)、易明醫藥(002826.SZ)、弘亞數控(002833.SZ)等多家公司發布預減持公告。6月至今,A股新增逾300筆減持計劃,涉及百家上市公司。

  拉長時間線來看,伴隨市場調整,年內已經出現幾波減持潮。據第一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其出現的時點包括春節過后的3月初、5月初。其中,3月初市場上減持與回購雙雙火熱,5月初上市公司“被動減持”情況增多。

  不同于此前幾波減持,6月初的減持潮出現大筆減持,甚至出現清倉式減持,且增持股份的公司家數較少。數據顯示,近一周僅有9家上市公司高管增持超過100萬元,增持熱度降至年報披露完成后的最低點。

  誰在持續、大筆減持

  幾筆大額減持在近期出現。

  光威復材(300699.SZ)6月12日發布的減持進展公告顯示,截至公告日,公司股東北京中信投資中心(有限合伙)在深交所通過競價交易、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2208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5.84%,權益變動后中信合伙持股比例從此前的25.05%降至19.21%。

  公告中同時顯示,本次減持價格區間為34.87~50.32元/股,據此計算,本次減持套現逾11億元。

  和上述公告同時發布的還有中信合伙最新的減持計劃,這次中信合伙擬“清倉式減持”。

  公告顯示,中信合伙計劃六個月內以集中競價、大宗交易、協議轉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合計減持數量不超過9957.26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19.21%,占中信合伙持有公司股份的100%。

  另據記者梳理,近期減持金額超億元的還有國瓷材料(300285.SZ)、高新興(300098.SZ)、大北農(002385.SZ)等公司。

  據國瓷材料6月14日公告,公司董事長張曦于此前兩日先后減持1601.7萬股、325萬股,累計減持逾1900萬股,以變動平均價格15.38元/股計算,套現逾2.9億元。

  今年5月16日,國瓷材料盤中最高沖至17.83元/股,創歷史新高。市場計算,此前10個交易日內國瓷材料上漲逾17%。

  大北農6月16日公告稱,控股股東、董事長邵根伙在深交所通過大宗交易、集中競價交易方式合計減持7163.27萬股,股份減少約1.69%,權益變動后持股比例為39.57%。公告顯示,本次減持價格區間為5.49~6元/股,本次減持套現約4.30億元。

  整體來看,近期高管凈減持金額靠前公司多為中小創公司,永興特鋼(002756.SZ)、國瓷材料等高管減持股數占公司總股本比例均超過2%。

  除大筆減持、清倉式減持之外,值得關注的還有部分公司的持續減持。

  國瓷材料在5月也曾發布減持公告。具體為,公司持股5%以上股東東營奧遠在4月3日至4月30日期間通過競價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約897.9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93%。此次減持后,東營奧遠持有公司股份約5020.80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21%。

  鳳形股份(002760.SZ)6月11日公告稱,股東姚境計劃在本公告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6個月內以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合計不超過29181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0332%)。本次擬減持的原因系個人資金需求。

  今年4月10日,公司曾公告稱,公司董事、高級管理人員趙金華、王志宏、沈茂林、朱有潤計劃在本公告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6個月內以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合計不超過23.7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0.2703%。

  鳳形股份的減持行為被投資者關注。“公司高管為何持續減持,是否公司前景暗淡?”在深交所互動易平臺,有投資者在6月17日提問。

  對此,公司回復稱,今年以來公司部分董監高披露的均為減持預披露計劃,是否實施該計劃有不確定性;其次,高管減持系市場正常的現象,不必過分解讀。

  減持熱、增持冷

  從減持原因來看,個人資金需求、緩解股權質押壓力是上市公司公告中提到的幾項主要因素。

  以博騰股份(300363.SZ)為例,其在6月初的減持公告中表示,為緩解長期以來的質押債務壓力,合理控制融資杠桿,居年豐等3人擬減持其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減持所得資金將主要用于償還其對外融資借款,降低自身資金風險及負債率。

  從宏觀因素來看,如是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葛壽凈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市場流動性邊際偏寬松,股權質押整體規模有所下降,公司沒有較大的環境壓力,結構性個體原因較為突出。

  “一個是獲利,一個是規避風險。從獲利動因來看,現在的股價沒有那么高,同時估值也恢復到了歷史中樞水平,如果股東想要在此階段套現,一些產業資本從短期獲利角度,覺得現在是個比較好的時點。”葛壽凈認為。

  另一方面,聚焦6月份的減持,不同于此前減持和回購雙雙火熱,上市公司增持的動力明顯減弱。

  不過,業內人士認為,增持行為和結構方面在今年出現一些變化——主要體現在“兜底式增持”等形式的減少,導致今年增持量出現減少。

  “之前很多上市公司增持偏激進,比如以大股東兜底形式讓員工進行增持,或者采用員工持股計劃,還有一些加杠桿。在去年市場單邊下跌時,這種形式比較‘受傷’,相對而言,這一部分增持的操作和動作比較少。”國融證券投資顧問劉云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