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19日,2019年上半年再融資的規模為5413億元,而2018年同期再融資總規模則為6173億," />

再融資“半年報”:低迷頹勢難改 政策松綁下半年可期

  2019年即將過半,雖然有去年以來的新政加持,但再融資規模還在持續下降。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19日,2019年上半年再融資的規模為5413億元,而2018年同期再融資總規模則為6173億,同比下滑12%。

  “今年再融資規模仍在下滑,上半年前半段春季躁動行情掩蓋了一些問題。但從規模來看,企業在今年面臨的融資環境更為嚴峻。”19日,澤皓投資合伙人曹剛認為。

  在這種情況下,市場對于下半年政策的變化更加期待。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市場傳出了再融資及減持新規將出現重磅變化的消息,而監管層也表態會進一步優化再融資政策。

  2019年下半年,再融資是否能夠破局?

  低迷局面不改

  再融資規模持續下滑最核心的原因,是定增市場繼續萎縮。

  2018年定增市場已是近四年的谷底,據Wind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7年,定增市場的規模分別是12253億、16918億以及12705億,2018年則急跌至7523億元。

  但2019年上半年數據顯示,定增市場的低迷遠未結束。據Wind統計顯示,截至6月19日,定增規模僅有2890億元,而去年同期為3674億元。

  “如果年內政策未有很大變化,大概率定增融資規模要跌破7000億總額。”一位中融信托人士預測。

  新時代證券研究所所長兼首席中小盤研究員孫金鉅也指出:“目前定增市場發行十分困難,折價率已處于被定價規則限制的上限,上市公司主動終止或因批文有效期到期而導致發行失敗的比例持續攀升,定增市場已是完全純粹的買方市場。。”

  定增低迷,但監管層期望可在一定程度上替代定增的再融資品種——可轉債則在2019年迎來了大爆發。

  據Wind統計數據顯示,截至6月19日,今年可轉債融資總規模高達1537億元,這一數據已超去年全年的發行融資規模。另外和可轉債相類似的品種,可交換債的發行規模也創下新高,為575億元,也超越了去年全年。

  “當時證監會收緊定增的同時開始支持可轉債和可交換債,如今看到效果已經顯現,這兩個再融資品種在總規模上和定增融資的差距越來越小。”前述中融信托人士認為。

  市場人士預測,下半年可轉債還會有一個發行高峰。光大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張旭表示:“2018年共上市59只轉債,合計超過700億元;今年以來共上市58只轉債,合計超過1500億元,顯然今年轉債供給明顯加速。由于下半年季報對于轉債發行時間的干擾較少,我們預計下半年新發行轉債只數將超過60只。”

  然而,可轉債和可交換債的增長,仍無法彌補市場對于再融資的需求。另外,可轉債和可交換債對于發行人也設置了一定的門檻。這種情況下,市場還是寄希望于定增監管政策能夠有所松動。

  倒逼政策破局

  事實上,再融資萎縮與監管政策的一再收緊有很大關系,首先是2017年初證監會發布的再融資新規,其次是2017年6月證監會發布的減持新規。

  “這兩項規則最核心的影響是改變了定增的定價方式以及退出方式,核心就是定增產品要比以往難賺錢很多。”北京地區一家此前專注定增產品公募基金的人士表示。

  監管層也注意到了市場的變化,2018年底證監會已在一定程度上松綁了再融資的監管,去年11月9日,證監會發布《發行監管問答——關于引導規范上市公司融資行為的監管要求》。

  修訂后的《監管問答》主要是聚焦兩方面的變化,一是明確使用募集資金補充流動資金和償還債務的監管要求;二是對再融資時間間隔的限制做出調整。

  但困擾非公開發行的核心要素并未松綁,首先是定價機制未能松綁,其次是減持規則沒有變化。市場普遍認為,這兩項核心因素未變的前提下,非公開發行大幅回暖的政策基礎并不存在。

  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也提出:“不僅是發行條件高審批難,而是給了批文發不出去,這才是上市公司融資難最核心的問題,而發不出去的原因正是非公開發行的定價機制和減持新規導致的鎖定期延長問題。”

  目前監管層已計劃對再融資政策進行進一步調整,根據此前機構的信息,具體可能包括創業板取消連續兩年盈利、放松前次募集資金進度和效益基本達標的要求;非公開發行對象增加;擴大募集資金規模、募投項目批文、土地等放款條件;放寬補流要求等。

  “從單月數據來看,2019年尤其是近幾個月,定增發行融資的規模持續維持在低點,6月份定增融資規模只有125億元,市場非常需要改變。”前述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