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8日晚間,哈高科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以發行股份方式購買新湖控股等股東持有的湘財證券股份。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新湖控股為湘財證券控股股東,而" />

多次沖A失利終獲“同門”助攻 湘財證券擬“借道”哈高科上市

  每經記者 陳 晨    每經編輯 吳永久    

  6月18日晚間,哈高科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以發行股份方式購買新湖控股等股東持有的湘財證券股份。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新湖控股為湘財證券控股股東,而新湖控股和哈高科均由新湖集團控股,這意味著本次交易系哈高科收購同一實控人旗下的證券公司股權,并不觸發借殼,而是“借道”上市。

  作為成立于1996年的老牌券商,曾孵化出諾亞財富的雛形,但近幾年湘財證券卻在業績表現上多少有些尷尬,營業收入連年下滑。

  多次謀求曲線上市

  6月18日晚間,哈爾濱高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或哈高科)公告表示,公司正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初步考慮,公司擬以發行股份方式購買新湖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湖控股)等股東持有的湘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湘財證券)股份(以下簡稱本次交易)。哈高科預計本次交易涉及金額將達到重大資產重組的標準,為避免對公司股價造成重大影響,自2019年6月18日開市起停牌,股票停牌時間不超過5個交易日。

  為何哈高科要從“同門”手中接過湘財證券呢?湘財證券對媒體的回應顯示,近年來,哈高科立足現有產業,積極進行資產結構調整,尋求時機進行金融股權投資,但是業績表現并不突出。此次將湘財證券注入哈高科,無疑可以豐富上市公司內涵,優化上市公司的產業模式,實現公司業務轉型升級,進一步提升上市公司創新能力和核心競爭力。若此次重大資產重組事項順利完成,湘財證券將成為哈高科極具成長價值的全資子公司。

  湘財證券此前曾以“借道模式”謀求曲線上市。2014年1月24日湘財證券掛牌新三板,2015年1月23日,大智慧公告稱,擬通過現金加股權的方式收購湘財證券100%股份,作價85億元。但事與愿違,大智慧因信息披露涉嫌違反證券法律規定,遭證監會立案調查,該重組方案被迫中止;2016年3月8日,重組方案宣告終止。

  2017年,湘財證券又宣布啟動IPO,擬在上交所上市。但由于董事會決議的A股上市方案有效期在2019年3月30日截止,因此目前也已過有效期。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早在2011年市場就傳出湘財證券上市的消息。彼時有媒體報道稱,湘財證券與財富證券籌劃吸收合并,謀求登陸A股市場。具體的實施方式是,湘財證券以現金收購財富證券33%以上股權,然后通過換股吸收合并其他股東股權。但雙方在付款方式等具體操作層面陷入僵持,并購計劃無疾而終。

  湘財證券在2018年年報中表示,將積極通過各類資本擴充手段和融資途徑提升核心資本,增強資本實力。公司一方面將穩步推進IPO工作,另一方面公司將在增強內部資本積累基礎上,把握有利市場時機,采用多種外部資本補充渠道滿足資本需求,為公司的健康持續發展提供充足動力。

  曾創下多個“第一”

  湘財證券成立于1996年,可以說是老牌券商了,曾經創下中國資本市場若干個“第一”。第一家獲中國證監會批準增資擴股;第一家被核準為全國性綜合類證券公司;第一批進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第一家與國有商業銀行簽署股票質押協議;第一家獲準設立中外合資證券公司;第一家向外資轉讓股權設立中外合資基金公司;成立中國第一家國家級證券博物館;首創業內最快的證券交易系統;在營業部首推金融工程實驗室等諸多創新之舉。

  曾經的輝煌歷史,在業績上本應該甩同行幾條街,但實際上卻恰恰相反。

  中證協數據顯示,2018年湘財證券總資產204.47億元,凈資產72.68億元,均居于行業第61位。營業收入為9.89億元,凈利潤為0.73億元,分別位居行業第61位和63位。值得一提的是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同比下滑近27%和83%。尤其是在營業收入上,連年下滑,從2015年的30.28億元下滑至2018年的9.89億元。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進一步發現,2018年湘財證券營業收入較2017年下滑3.63億元,主要是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及公允價值變動收益減少所致。具體來說,主要表現在經紀業務和自營投資業務,相比2017年,二者分別減少了1.72元和1.42億元,減幅為25.33%和66.47%。

  另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了解到,諾亞財富作為國內最早的第三方獨立財富管理公司,前身是湘財證券私人銀行部門,2005年8月脫離湘財證券改制分離,2007年獲得紅杉資本注資,2010年在紐交所上市,融資規模逾1億美元,2017年實現營業收入28.27億元,凈利潤7.6億元,而反觀湘財證券,2017年營業收入為13.48億元,凈利潤4.30億元。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