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得“宮斗”升級 大股東:管理層互踢皮球

  郭璐慶

  [*ST康得6月20日晚間公告稱,鑒于公司控股股東康得投資集團存在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信息披露違規行為,公司董事會決定依法凍結康得投資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的股票,依法限制其相關權利,同時責成公司管理層依法提起司法凍結程序。]

  當康得新自曝“北京銀行122億存款余額為0”,并直指大股東與北京銀行違規簽訂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后,大股東康得集團與上市公司現管理層的矛盾已然公開化。

  “我的感覺是,大股東對管理層不太滿意,因為之前鐘玉說了很多東西,跟目前管理層的做法有些出入。”某機構債權方人士表示。

  在6月6日康得集團將*ST康得(002450.SZ)2018年度董事會工作報告、年度報告、高管薪酬等在內的10項議案全部被否的一周后,康得集團再次發起凌厲攻勢。

  6月19日,*ST康得公告稱,收到公司股東康得集團提議召開臨時股東大會的函,該函稱召開2019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提請股東大會免去肖鵬、侯向京董事職務等議案。公開資料顯示,目前肖鵬為康得新董事長、總裁,侯向京為副總裁、董事會秘書。

  *ST康得6月20日晚間公告稱,鑒于公司控股股東康得投資集團存在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信息披露違規行為,公司董事會決定依法凍結康得投資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的股票,依法限制其相關權利,同時責成公司管理層依法提起司法凍結程序。

  內斗

  20日,肖鵬、侯向京發布了致康得新公眾股東書,回應遭控股股東提案罷免一事。

  肖鵬、侯向京表示,“在我們剛剛要對大股東侵占行為依法采取懲戒措施的時候,即發生了大股東提案罷免事件”。

  據了解,康得新現任管理層表示,新任董事長及管理層將同侵占公司資金的大股東徹底切割。

  康得集團表示,6月13日以控股股東的身份向*ST康得發出《關于召開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的函》,此議案的提出,是基于上市公司所面臨的現狀,經過審慎考慮做出的重要決定。

  “康得新最近發生的罷免事件就足以證明:任何敢于向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東說不的人,都將被罷黜。他們以股權優勢,有恃無恐;如此頑疾,積重難返。”肖鵬、侯向京在致康得新公眾股東書中則表示。

  康得集團表示,康得新現任管理團隊及現任董事會分別于2019年1月29日及2019年2月27日履職上市公司,至今四月有余,現任團隊在引入戰略投資人及資金、改善公司經營狀況等核心工作目標方面均未有進展。

  “我司認為,當前須采取務實措施,引入真正有實力的戰略合作伙伴,同時通過改組董事會及經營管理團隊來恢復及強化公司整體經營管理能力,方能切實改善康得新的經營現狀,保證其逐步恢復至正常經營,維護廣大投資者的利益。如若不盡快采取務實有效的措施,將會導致上市公司經營狀況進一步惡化,錯過挽救上市公司的最佳時機。”康得集團表示。

  而肖鵬、侯向京更是表示,康得新與康得集團大股東的這一“切割”并非權宜之計,而實是大股東侵犯公司利益、挪用上市公司資金已經達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不管是資本金、流動資金還是募集資金都“雁過拔毛”,特別是利用歸集賬戶侵占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巨額貨幣資金。

  “我感覺是,大股東對管理層不太滿意,因為上次開會,鐘玉說了很多東西,跟目前管理層的做法有些出入。但是,有很多事情都是真真假假,我們作為局外人,很難真正搞清楚。”上述債權方機構人士稱。

  “倘若公司大股東(兼任前任董事長)存在違法違規行為,損害股東和公司利益,公司有權起訴,要求大股東或前任董事長承擔賠償責任,但是無權限制股東的股權。”北京一位證券律師也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機構反思

  今年1月,康得新因“手握150億現金,卻不還10億債券”而受到市場關注,此后康得新自曝大股東占款,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5月10日晚間,就公司122億元貨幣資金相關問題,*ST康得回復了深交所的二次關注函:公司披露了控股股東康得投資集團與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簽訂的《現金管理合作協議》,根據這份協議,康得集團與*ST康得的賬戶可以實現上撥下劃功能。

  因此,康得集團有機會從其自有賬戶提取康得新賬戶上撥的款項,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協議中約定,“甲方及成員單位理解并同意,呈現余額將作為有權機關對其賬戶查詢、凍結、扣劃的依據。”

  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賬戶上實際余額為“0”的*ST康得,顯示賬上仍然有百億銀行存款。

  有消息稱,自2018年下半年出現流動性危機以來,實控人鐘玉一直籌劃為*ST康得及其大股東康得集團引入戰略投資者。

  此外,在19日康得新否認了此前傳聞——張家港市政府對處置公司已經有了方案,某銀行將成為白衣騎士。其澄清聲明稱,目前,公司未正式收到任何關于處置公司的方案。

  “最開始*ST康得公告2018年度第一、二期超短期融資券違約的時候,我們在想資金可能是用到了產品線,是暫時的流動性困難。我們最近也一直在反思,康得新的投資也提醒我們要更加重視企業的實際情況,不能輕易聽信一面之詞。”上述康得新債權方機構人士也表示。

  不僅與第一大股東康得集團纏斗,上市公司管理層也指出,經公司自查并對委托理財進行分析后,公司不排除一筆委托理財實際上被公司第二大股東中泰創贏非經營性占用的可能性,因此公司認為存在高成本舉債投資低收益理財產品的情形,且不具備商業合理性。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