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長園集團召開股東大會,審議與沃爾核材簽訂《股權轉讓協議》補充協議的議案。20天前,因1.03億股棄權,這項議案在長園集團的年度股東" />

直擊長園集團股東會:格力集團增持引投資人“豪賭” 公司靜待立案調查結果

  格力集團的“回頭”讓備受商譽拖累的長園集團,再度煥發魅力。

  6月19日,長園集團召開股東大會,審議與沃爾核材簽訂《股權轉讓協議》補充協議的議案。20天前,因1.03億股棄權,這項議案在長園集團的年度股東大會上未獲通過。

  當晚,長園集團以A股2.59億股的同意票數,成功通過了該議案。

  不過,在股東大會現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部分中小股東對當天審議的內容似乎并不關心,而是慕“格力”之名而來。

  一名河北的個人投資者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之所以會投資長園集團,正是因為格力集團的進入,而對當天股東大會的議案,他直接填了“棄權”,因為“還搞不清楚這個決定是好是壞,對公司的了解還不夠”。

  “格力集團會看上的公司,應該是有一定投資價值,所以我專程從河北趕過來參加股東大會,希望能借這個機會與公司管理層深入接觸,了解公司的市場地位和經營業務,如果答案是滿意的,我會長期投資長園集團。”該河北投資者表示。

  格力集團遲遲不舉牌

  對格力集團抱有期待的投資者并不在少數。

  5月29日晚,長園集團公告格力集團已經增持自身股票至4.96%,逼近舉牌線后,長園集團當即連續兩個交易日漲停。

  即便不久后突遭證監會立案調查,仍沒有澆滅投資人對長園集團的熱情。

  5月31日晚,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對長園集團啟動立案調查,次日長園集團大跌7.29%,但不久后又恢復上漲。截至6月19日晚收盤,長園集團每股股價為6.46元,較5月29日晚收盤價仍有23.75%的漲幅。

  “我剛和長園集團的高管交流,(公司)主要問題在于收購的子公司財務造假,去年A股市場爆發了大量的并購雷和類似事件,不至于會退市。”6月19日,深圳一名長園集團的投資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

  不過,頗為蹊蹺的是,目前距離29日晚格力集團被爆出增持逼近5%已經過去半個多月時間,全市場都在等待這位國資巨頭舉牌長園時,格力集團卻遲遲沒有繼續增持的舉動。

  事實上,在格力集團的增持引爆市場之際,證監會的立案調查已嚇退了一眾機構投資者。

  6月17日,華南一名券商自營人士就曾對記者坦言:“今年證監會的定調是要增加違法者的成本,所以我們很謹慎,長園被證監會調查了,有風險的我肯定不敢投了。”

  股東大會當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也就證監會“立案調查”一事詢問了長園集團董事長吳啟權,他回應稱:“(長園和鷹事件)基本上復雜的時間點已經過去,處理已接近尾聲了,我們在等待證監會的結果,公司經營暫時沒有影響了,因為事情已經公告了,要影響已經影響過了。”

  不久前,吳啟權剛剛宣布擬增持上市公司股份。6月11日,長園集團表示,吳啟權計劃在本增持計劃披露之日起6個月內通過集中競價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額區間為人民幣1億元-2億元,增持股份的價格區間為6元/股-8元/股。

  上述深圳地區投資人向記者分析稱:“個人的分析是格力集團一定有進一步的操作(長園)的構想,財務投資和戰略投資兩相宜。長園管理層能力有限,主觀上需要一個強大的靠山背書,但條件還需要談。”

  “現在格力集團沒有放出舉牌的消息,個人認為這不代表不會繼續增持,可能是潛在的一致行動人關系還沒有形成。”該投資人說道。

  困境重重

  事實上,對于不少投資人而言,買入長園集團的股票,在一定程度上是“賭格力集團是否會舉牌”,因為回歸長園集團的經營現狀,實在乏善可陳。

  2018年12月,長園集團曾自曝子公司長園和鷹業績涉嫌造假,根據2018年年報顯示,期內公司實現營收71.37億元,同比增長0.09%,扣非凈利潤卻為-11.9億元,巨額的商譽減值是業績坍塌的主要原因——2018年公司合計計提商譽減值8.44億元。

  截至2018年末,公司商譽期末賬面原值仍高達55.52億元,來源于對外收購的20余家公司,已計提減值準備24.82億元,減值比例達到44.7%。

  近年來,意識到擴張步伐過快的長園集團管理層,開始嘗試剝離部分資產,“強裝上陣”。

  從2018年開始,長園集團相繼賣掉了長園華盛、長園電子及羅寶恒坤、浙江恒坤等子公司。

  吳啟權透露:“未來公司的發展戰略是以工業及電力系統智能化數字化為主,重點布局發展公司優勢的智能電網和智能制造領域,電動汽車相關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業務為輔,材料業務慢慢會不做了。”

  值得注意的是,被長園集團出售的長園華盛和長園電子,均屬于電動汽車材料領域供應商,前者生產鋰電池電解液添加劑,后者生產熱縮材料。截至目前,長園集團旗下還有長園維安和中鋰新材屬于電動汽車相關材料領域,尚未被上市公司處置。

  6月19日當天長園集團審議的議案,便與出售長園電子有關。

  五年前,沃爾核材曾強勢增持長園集團,上演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股權爭奪戰。最終沃爾核材放棄謀求控制權,退居第二大股東。作為“退出”的條件,長園集團將旗下的長園電子轉讓給了沃爾核材。

  彼時,為履行對長園電子的出資義務,長園集團承諾在過渡期內依法將位于深圳市南山區科技園30區4棟一層、三層房地產的所有權轉移至長園電子。

  不過,因廠房無法分割及受讓方資格原因,長園集團遲遲未能將出資房產過戶至長園電子名下。在此情況下,長園集團擬將部分廠房出資變更為貨幣出資,作價注入長園電子;同時同意將相關房產以220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長園電子的全資子公司。

  不過,對于長園集團的“揮淚甩賣”長園電子,市場卻出現了分歧之聲。

  前述自營人士認為:“長園集團旗下的新能源板塊確實表現不行,所以上市公司想要將其全部出售,這是正常經營之道。”

  但前述深圳投資人則認為:“沃爾核材看中的長園電子,其實是有比較好的發展前景的,長園旗下很多子公司方向是好的,但是因為公司股權分散以及管理層問題,很多業務沒有能力做起來,所以只能將一些資產賣掉,把金子給外面的人撿走了。”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