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匯率貶值無礙結售匯轉順差

  6月20日,人民幣匯率迎來了久違的強勢大漲。截至16:30收盤,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收報6.8505,較上一個交易日大漲535個基點,從6.90到6.85接連收復五個重要關口。

  不少分析認為,昨日人民幣匯率的強力拉升,主要得益于北京時間6月20日凌晨美聯儲議息會議聲明釋放的明顯偏鴿信號,市場對于美聯儲降息預期進一步強化。受此影響,美元指數當天大幅走弱,截至記者發稿前,跌幅達0.53%,相應地帶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走強。

  美聯儲降息腳步漸行漸近,將帶動全球央行進入新一輪貨幣政策寬松潮,對中國的貨幣政策而言,美國貨幣政策轉向寬松,不僅為國內貨幣政策寬松打開更多空間,也將緩解人民幣匯率的貶值壓力。一些分析觀點認為,5月初以來的人民幣貶值并無有效推動力,實體結售匯層面與交易層面對匯率波動忍耐度明顯提升,匯率走貶更多是交易層面的情緒使然,人民幣匯率年內破7的概率不大。

  另據國家外匯局20日公布的5月銀行結售匯數據顯示,盡管5月人民幣匯率出現了一波急貶,但當月反映市場主體匯率預期和結售匯意愿的銀行結售匯卻錄得順差,順差規模達425億元人民幣(等值62億美元),結束了今年2月以來結售匯持續逆差的格局。其中,銀行代客結售匯順差318億元。當月市場主體結匯意愿上升,購匯意愿平穩,個人凈購匯繼續減少,同比和環比分別下降28%和19%。

  北京一銀行外匯交易人士對證券時報記者透露,5月匯率急貶,引發企業結匯規模增加,對沖了客盤部分的購匯需求;此外,5月進口增速下滑但出口增速回升,貿易順差有所擴大,也對結售匯順差形成支撐。

  華創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表示,對人民幣匯率來說,由于當下人民幣匯率的基本面和預期都沒有惡化,因此5月初以來的人民幣貶值是交易層面的情緒引導所致。

  “從匯率基本面與貶值預期來看,5月初以來的人民幣貶值并無有效推動力,更多是交易層面的情緒使然。”張瑜稱,一方面,實體結售匯層面與交易層面的匯率波動忍耐度明顯提升。目前銀行結售匯差額呈現均衡態勢,反映了實體層面對匯率走勢的預期較為穩定;銀行間即期交易量較為穩定,體量維持在300億美元附近,相比之下,“8·11匯改”時期與2016年底,單日的成交量最高可達400億~500億美元。另一方面,企業部門與居民部門指標均指引尚無貶值預期,其中,企業部門看結匯意愿,居民部門看境內外黃金隱含匯率,當前這兩項指標均未出現大幅變動,反映客盤的貶值預期并不強烈。

  國家外匯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5月以來市場預期總體穩定,主要渠道的跨境資金流動呈現積極變化,市場主體結匯意愿上升,購匯意愿平穩。其中,衡量結匯意愿的結匯率環比上升4個百分點。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在匯率雙向浮動彈性增強的過程中,市場主體的風險管理意識和適應能力明顯提升,5月外匯收支數據變化就充分體現了我國外匯市場的日益成熟和理性,未來可以更好地應對各種考驗。(孫璐璐)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