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墜物危及公共安全可追刑責

  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為高空墜物的受害者,治理高空墜物應當用足民事乃至刑事手段。

  劉武俊

  6月16日,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一小區內被玻璃窗砸傷的5歲男童因搶救無效死亡。三天前,該名男童與家人一起出行時,被該小區一扇從高空墜落的玻璃窗砸傷頭部,緊急送醫,但因傷情過重不幸離世。

  近年來,各地頻繁發生高空墜物致人傷亡事件,引發社會各界對高空墜物現象的關注,輿論普遍認為高空墜物涉及危害公共安全,及時有效治理已經刻不容緩。

  解決高空墜物問題,單靠業主自律和宣傳教育是不夠的,不能僅僅停留在道德譴責,必須從法律上加大民事追償乃至刑事追責。

  對于高空墜物案件,在無法確認實際責任人的情況下,可實行民事責任分擔,在民事賠償上可以“連坐擔責”。《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七條規定,“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這意味著,如果無法確定具體侵權人,涉事高層建筑全體住戶均存在加害可能性,均應承擔補償責任。同一棟建筑的業主,除非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否則都要為損失埋單。這就是所謂的“連坐擔責”,這是業主為高空墜物應該付出的代價。所有業主擔責實際上是風險分配,實屬無奈之舉,但確有一定的監督功能。業主承擔責任后,可以進一步加大對真正責任人的調查力度,把真正的責任人找出來。如果業主能將責任人找出來,則讓其承擔全部責任。這具有倒逼和監督作用,有利于業主之間相互監督,相互小心,以便構建相互協助監督、互相愛護的和諧的社區環境。司法實踐上已經有高空拋物案件“連帶擔責”的判決先例。

  高空墜物案件危及到社會公共安全的,應當追究責任人的刑事責任。實施“高空拋物”行為者,一旦造成嚴重后果并且危及到社會公共安全利益,除了承擔賠償責任外,還將面臨刑事處罰。2016年3月9日,上海市楊浦區檢察院就承辦了一起致一死一傷高空拋物案件。2015年4月19日,楊阿姨吃過午飯,像往常一樣來到楊浦區工農公園陰涼處小圓桌看牌友打牌,突然看到一個不明物體“穿過”樹林,不偏不倚砸在低頭打牌的楊老先生頭上,然后彈起砸向側旁的殷阿姨,兩人都失去了意識。事故發生后,眾人迅速報警。次日,楊老先生因傷勢過重宣告不治死亡。經查,這場“一死一傷”事故的罪魁禍首竟是一個自高樓飛下的孔府家酒酒瓶。案發后,警方逐戶排查,最終將目標鎖定在13樓的趙老先生家。高空扔酒瓶的是趙老先生的女婿安某。上海楊浦區檢察院以涉嫌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對安明啟依法提起公訴。

  高空拋物有危及公共安全的可能,情節后果嚴重的應當追究刑事責任。刑法第114條和第115條第一款規定了“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指采用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以外的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該罪要求行為對公共安全造成危害,即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或重大公私財產的安全。與此相對應,如果行為對某一個特定人的財產或者生命造成侵害,則可能構成刑法第275條的故意毀壞財物罪、第232條故意殺人罪和第234條故意傷害罪。此外,“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主觀方面是故意,主體則要求是年滿16周歲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人。第115條第二款規定了“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除了主觀方面是過失之外,其余均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相同。

  一言以蔽之,高空墜物關乎公共安全,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為高空墜物的受害者,治理高空墜物應當用足民事乃至刑事手段,“連坐擔責”和刑事追責雙管齊下,對于無法確認實際責任人的可實行民事責任分擔;對于危及公共安全后果嚴重的則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作者系《中國司法》雜志總編)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