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類全產業鏈調查:焚燒行業或面臨“減量” 廚余領域3800億投資空間可期

  垃圾分類正在全國各地迅速推開。

  6月6日,發改委、生態環境部等9部門印發《關于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決定自2019年起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

  目前,各個城市針對垃圾分類的工作已全面推開。6月18日,貴陽市綜合行政執法局牽頭編制的《貴陽市城鄉生活垃圾分類專項規劃(2018-2022年)》已通過專家評審,并經市政府批準同意執行。

  6月20日,固廢處理概念股大漲,包括興源環境(300266)、海峽環保(603817)、維爾利(300190)等紛紛漲停。

  垃圾分類的推動,真的將對固廢產業鏈全鏈條產生利好嗎?

  垃圾分類全產業鏈剖析

  2016年12月底,《“十三五”全國城鎮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規劃》(以下簡稱《規劃》)發布,提出了多個主要任務:首先是加快處理設施建設,設市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能力占無害化處理總能力的比例達到50%,東部地區達到60%。其次,要完善垃圾收運體系,包括統籌布局生活垃圾轉運站,淘汰敞開式收運設施,加強生活垃圾轉運站升級改造等等。

  此外,推進餐廚垃圾資源化利用與無害化處理,到“十三五”末,力爭新增餐廚垃圾處理能力3.44萬噸/日,城市基本建立餐廚垃圾回收和再生利用體系。推行生活垃圾分類,整合生活垃圾回收網絡與再生資源回收網絡,加強對低價值可回收物回收利用企業的政策扶持,促進垃圾分類從粗分到細分的提升,達到生活垃圾減量、再生資源增量的目的。

  從《規劃》中可以看出垃圾處理的整個鏈條,以及相關重點和難點。

  “在沒有垃圾分類這個概念前,垃圾處理的整個政策鏈、制度鏈和產業鏈是成熟的,政府和企業各自承擔的角色是非常明確的,最終的目的是城市保潔——垃圾快速清運處理;當這套系統不能負荷過多垃圾的情況下,垃圾分類這個概念才得以引入,實際上就是在原有垃圾處理系統上,用分類增加其他工業化處理的渠道。”廣州市分類得環境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楊靜山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E20環境平臺執行合伙人、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固廢的整個產業鏈,主要包括城市、農村和工業三大塊。而垃圾分類集中在城市,包括前端和后端,前端是環衛,后端是垃圾處置。在前端的環衛領域,包括垃圾清掃、收運、轉運等。后端的垃圾處置中,包括焚燒、填埋,還包括一部分‘城市礦山’循環經濟。”

  但是,垃圾分類真的能利好整個固廢產業鏈嗎?

  安信證券指出,垃圾分類熱度空前,政策驅動促全產業鏈受益。關注環衛裝備企業龍馬環衛、餐廚垃圾龍頭維爾利、優質垃圾焚燒企業旺能環境、瀚藍環境。

  招商證券則建議關注固廢產業鏈全覆蓋,業績穩健的瀚藍環境、垃圾分類業務提前布局的高能環境、有效受益垃圾分類帶來環衛機械需求提升的龍馬環衛。

  國信證券提出,垃圾分類將推動整個固廢產業鏈的協同發展,重點推薦上游環衛設備制造商龍馬環衛、垃圾中轉及處置標的上海環境、瀚藍環境、濕垃圾處置企業維爾利以及再生資源回收龍頭中再資環。

  “垃圾分類股大漲,里面是有很多炒作成分的。”薛濤指出,“首先,把垃圾焚燒算到垃圾分類的利好里面,應該不應該?我認為,如果垃圾焚燒企業介入到垃圾分類領域,尤其是餐廚垃圾處理領域,那么確實有增量,是利好。但是,如果沒有介入垃圾分類領域,焚燒的量會減少,對相關企業怎么有利好呢?”

  上述《規劃》也明確指出,推行生活垃圾分類,促進垃圾分類從粗分到細分的提升,達到生活垃圾減量、再生資源增量的目的。

  哪里是“金礦”?

  那么,垃圾分類利好哪類公司?

  薛濤指出,隨著垃圾分類的進行,相關的環保設備肯定要更新,包括環衛車、垃圾桶、壓縮機等等,還包括垃圾中轉站的升級,所以對環衛裝備的一些公司確實是利好。

  此外,他表示,垃圾分類對環衛工作的增量也是存在的。但是,增量多少不好說。

  薛濤指出,這是由我國垃圾分類的模式決定的。“目前,有些地方推行將幾個小區的垃圾分類工作外包給環衛公司,讓他們來進行分類。但外包給環衛公司的費用很高,是政府無法承受的。因此,目前相關單子也比較小,100萬、200萬居多,基本都是小公司在參與。從主流上看,我國的垃圾分類仍然是加強教育,使居民自己進行垃圾分類,這是大方向。”

  除了對環衛裝備公司和環衛服務公司有利好之外,薛濤認為,對于參與“城市礦山”這類循環經濟的公司也有一定利好。現在,我國多個城市推進“兩網融合”,對收廢品一類的人員要進行正規化。“但正規化對相關公司有多少利好,目前也還不好說。”

  值得注意的是,多個研究報告提到垃圾分類對餐廚垃圾的利好。《通知》提出,加快濕垃圾處理設施建設和改造,統籌解決餐廚垃圾、農貿市場垃圾等易腐垃圾處理問題,嚴禁餐廚垃圾直接飼喂生豬。

  東吳證券認為,在廚余垃圾處理領域,按廚余垃圾占生活垃圾56%估算,全國推廣后有望新增約3800億的投資市場空間。

  “我看好餐廚垃圾處理領域。”薛濤表示,“在濕垃圾的處理上,目前企業的量普遍不太大,可以觀察相關企業的量有沒有快速增長的可能。”

  他表示餐廚垃圾,尤其是單位的廚余垃圾,是一個高品質的回收物,應該做好。“但是,我看過做得好的,也看過做得不好的地方。這需要地方政府加強管理。”

  一位上市公司專業人士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說,如果能解決幾個問題,餐廚垃圾才能算得上“金礦”。“濕垃圾處理項目的建設成本是生活垃圾的一倍。在這樣的情況下,考驗政府能否拿得出一大筆資金。”相關上市公司人士表示,“此外,普通的生活垃圾處理,成本在50元-60元/噸。而餐廚垃圾處理,成本在200-300元/噸。這是因為,餐廚垃圾的回收周期較長,回收做沼氣或者有機肥料,時間都比生活垃圾的處理周期長。”

  他還提到原料來源的問題。“建成了餐廚垃圾處理項目,也需要擔心原料來源。因為餐廚垃圾有一半以上,甚至2/3來自餐館這類地方,他們可能拿去喂豬,或者干脆倒掉。因此,這要看政府的監管能力。”

  (編輯:包芳鳴)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