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稱“外匯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5月" />

5月結匯意愿升至70%創新高 外資配置人民幣資產考量調整

  雖然5月人民兌美元匯率出現貶值,但主要渠道的跨境資金流動則呈現積極變化,銀行結售匯差額由逆轉順,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也出現收窄。

  6月2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下稱“外匯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5月銀行結售匯扭轉了今年2月以來的逆差局面,5月銀行結售匯順差62億美元;5月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則環比收窄23%,下降至60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就5月份外匯收支形勢答記者問中表示,5月我國外匯收支形勢穩中向好,外匯市場運行保持平穩,主要渠道的跨境資金流動呈現積極變化,出現銀行結售匯呈現順差、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收窄、外匯儲備余額有所回升的局面。

  從流入渠道來看,雖然貨物貿易依然是跨境資金凈流入和外匯供給的主要渠道,但整體上資本和金融項目已經取代經常項目,在結售匯順差中貢獻度更大;從流出渠道來看,季節性因素導致企業投資收益購匯環比增加。

  結匯意愿達70%創新高

  外匯局數據顯示,5月銀行結售匯順差62億美元,扭轉了自2月以來的逆差局面,而結售匯差額由逆轉順的背后,一方面是貨物貿易、資本和金融項目結售匯順差擴大,另一方面則是結匯率的顯著提升。

  從銀行代客結售匯結構來看,5月經常項目逆差1億美元,但逆差成因主要是服務貿易逆差較大,其中貨物貿易則為順差164億美元,順差環比擴大60%;資本和金融項目為順差47.4億美元,環比擴大213%,其中外商直接投資資本金結匯增長,對外直接投資資本金購匯則穩中有降。

  “5月出口數據上行、貨物貿易順差擴大的原因,一定程度上也和‘搶出口’有關。雖然美國表示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但對于5月10日前出口,6月15日前到達的商品仍實行10%關稅政策,因此5月初我們也在搶出口。”浙江地區某紡織品進出口企業負責人表示,“目前我們也在積極開擴其他市場,但短時間內美國市場還是很難完全被替代。”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從數據上看,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和金融開放,經常項目順差的縮小和資本項目順差的擴大是趨勢性的,資本項目對跨境資本流動和匯率的影響將會逐漸增強。但相比于經常項目的穩定,資本項目的變化則較為迅速,這也要求匯率必須更有彈性。

  從市場持有外匯的意愿來看,5月衡量市場主體結匯意愿的結匯率(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顯著提升,購匯意愿則較為平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外匯局公布數據測算,5月結匯率環比上升4個百分點,達70%,為年內最高;衡量購匯意愿的售匯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8%,環比基本持平。

  為何5月在人民幣匯率兌美元出現較大幅度下行的情況下,結匯意愿開始大幅度上升?

  “從我們企業角度而言,5月份的結匯意愿的確有所提升。一是觀察到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又回到了6.9—6.95的區間,而從此前歷史來看這個區間已屬于底部,相較于去年和一季度,這個價格對出口企業已十分友好,因此企業也會趁機增加結匯比例;二是需要結匯投入下半年生產。”福建地區一家主營家電進出口的外貿企業投資部負責人表示,“不過要注意的是,雖然企業結匯意愿提升,實際上在貿易摩擦發酵的情況下企業面臨的外貿壓力仍然較大,美國加征25%關稅對我們負面影響還是很大,對于未來業務預期也有不確定性。”

  此外,反映市場預期的遠期結售匯簽約額順差再度環比增長33%創年內新高,為順差192億美元。多家進出口企業財務相關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如果企業預計未來人民幣升值,則會增加遠期結匯、減少遠期購匯,遠期結售匯順差再創新高,也表明市場對人民幣貶值預期較弱。

  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彈性增強

  自今年5月初中美貿易摩擦發酵以來,人民幣匯率出現下行,5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6.73左右下行至6.90左右,貶值幅度超過2.5%,6月上旬最低則貶值到6.94附近。但此后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則保持了一段時間的穩定,并從6月18日晚間開始不斷升值。

  6月20日下午,離岸、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再度出現較大幅度升值,截至20日16:30收盤,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報6.8505,較上一交易日大幅度上漲535點。

  “關于貿易摩擦的相關消息的確是影響人民幣匯率的直接原因之一,但根本原因還是在中美經濟體內部。從內因來看,近期國內基本面保持韌性,人民幣資產吸引外資增持,中美貿易談判推進摩擦緩和,從美元方面來看,美聯儲表態偏鴿,利差錨對人民幣匯率壓力減輕。”魯政委說,“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還是更多和中國經濟基本面相關,下半年可能繼續實行外匯逆周期管理政策,推動人民幣匯率與基本面保持一致。”

  另一方面,從5月的人民幣匯率貶值但結售匯順差、外匯儲備余額回升、外商直接投資資本金結匯增長、個人凈購匯繼續減少等跨境資本流動情況來看,這一輪變化與幾年前外匯市場對外部沖擊的“匯率貶值—跨境資本流出—外匯儲備下降”的反應方式有所不同,這也表明當前我國外匯市場的風險緩釋能力已明顯增強。

  對此,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在近期召開的陸家嘴論壇上表示,一方面高度評價了央行靈活運用一系列宏觀審慎管理措施,在提高匯率靈活性和保持匯率穩定之間求得平衡的做法,一方面也提出將繼續推動金融開放,推動QFII、RQFII改革,擴大投資范圍,研究適度放寬甚至取消QFII額度管理。

  “外資對于人民幣金融資產的配置需求仍在持續,但從風險上來說,配置人民幣資產還面臨匯率風險、流動性風險等,但目前的對沖工具還不能完全滿足風險管理要求。”香港地區某私募基金投資經理表示,“不過目前中國市場、監管也都在不斷推動金融風險管理工具和產品,央行行長易綱也稱上海應成人民幣金融資產風險管理中心。”

  王春英表示,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在匯率雙向浮動彈性增強的過程中,市場主體的風險管理意識和適應能力明顯提升,5月外匯收支數據變化就充分體現了我國外匯市場的日益成熟和理性,未來可以更好地應對各種考驗。

  (編輯:李伊琳)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