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蘋果看中國,中國蘋果看陜西。陜西省內渭河以北的4萬多平方公里地區,地處北緯35°,海拔800米到1200米,晝夜溫差大,光照充足,是世界蘋果最佳優生區。從此次重" />

西線調查記錄:蘋果套袋量增逾七成 人工成本壓力明顯上升

  每經記者 楊建    每經編輯 何劍嶺    

  世界蘋果看中國,中國蘋果看陜西。陜西省內渭河以北的4萬多平方公里地區,地處北緯35°,海拔800米到1200米,晝夜溫差大,光照充足,是世界蘋果最佳優生區。從此次重點調查的產區來看,在去年遭遇了50年不遇的霜凍災害之后,2019年陜西主產區的套袋量“滿血復活”,已恢復到正常年份水平,預計較去年增產七成以上,其中富縣部分地區的套袋量甚至超過了2017年。

  洛川蘋果較去年增產七成以上

  洛川縣位于陜西中部,屬連片蘋果種植優生區。2017年,全縣蘋果總產量90萬噸。

  洛川縣永鄉鎮的“蘋果第一村”阿寺村,村口一位果農向記者表示:“今年6畝地的大樹,樹齡在18年左右,簡單講正是壯年期,產量高。去年受霜凍影響,6畝地只套了3萬袋,不過今年都恢復得差不多了。今年只算6畝大樹蘋果就能夠套8萬袋左右。”

  洛川石頭鎮的一位果農告訴記者,自己的大樹有26畝多地,今年估計能夠套23萬袋。而在去年套了9萬袋,前年套了30多萬袋。今年較前年減產的主要原因是把果園里面的部分老樹給挖掉了。總體來說,今年的套袋數量比2017年少了一些,但是蘋果質量更好,更能賣得上價。

  該果農進一步指出,相比2017年,今年他這片區總體來看減產幅度有15%左右,而且據他所知,有的村因為去年受災之后沒有怎么管理果園,今年產量都不行,坐果率低,所以那些果農會來他們這邊套袋。

  整體上來看,洛川今年相比2017年減產有10%左右,但是相比2018年增產有80%左右。

  黃陵縣是陜西省蘋果出口基地之一。當地有果農告訴記者,去年霜凍災害損失相對較大,整體減產在50%~60%。今年已恢復到較正常年份略低一些的水平,比前年減產10%左右。和黃陵縣情況差不多的還有在陜北高原和關中平原過渡地帶的三原縣,記者后面陸續走訪了8戶果農,得到的情況基本上是今年已經恢復到正常年份水平。

  更值得高興的是,在陜西富縣走訪時,記者發現部分地區今年套袋量可能比歷史最高位的2017年還要多。在富縣羊泉鎮永川府村附近的果農告訴記者,自己家有16畝果樹,去年整體套袋量只有5萬袋;而今年16畝地估計能套個18萬袋左右,比2017年套袋情況還要好。該果農告訴記者,因為去年部分地區受霜凍影響,大部分果農進行了第二次施肥,管理的果園今年坐果情況較好。另外一位果農告訴記者,自己家有23畝地,前年套30萬袋,去年套16萬袋,今年預計套32萬袋。在富縣牛武鎮傲子塔村和鉗二鄉王樂村,接受采訪的果農也都表示,今年蘋果的套袋量比去年更多。

  不過,在宜川縣云巖鎮有著“蘋果第一村”之稱的辛戶村,今年套袋情況卻不容樂觀。一戶果農告訴記者,今年套袋的情況比去年還差點,主要是因為天旱,坐果受影響。這個村往年平均一畝地能套萬袋左右,去年一畝地能套7000多袋,而今年一畝地只能套6000袋。這是因為今年干旱,花開得多,掉得也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延安蘋果產區干旱比較嚴重。記者一行人來到洛川縣拓家河水庫,放眼望去,整個拓家河水庫水位下降得特別厲害,整個水庫只剩下庫底一點渾濁的水源。記者注意到,近期洛川縣拓家河水庫管理處出臺了抗旱應急方案,并且制定了洛川區域“分區定時”供水方案,其中按照規定,原則關停灌溉用水,優先保證人飲。另外陜西水務集團在6月19日也下發了關于調整洛川縣城分區分時供水的通知。

  一個蘋果人工費用最高達8毛錢

  套袋是改善果實外觀品質、提高商品價值的一項重要措施。蘋果套袋后,有利于保持果面光潔度,減少塵土污染和農藥殘留量,同時也能預防病、蟲和鳥類的危害,避免枝葉擦傷。

  5月下旬,就到了蘋果套袋的時間,維持大概20多天。這項工作最好在半個月內完成,很多蘋果種植戶會在蘋果套袋的季節雇人套袋。最近兩年,蘋果套袋雇人越來越難,蘋果套袋工人的工資也不斷上升。

  洛川縣洪福梁鄉一位果農表示,今年套袋人工達到了8分錢一袋,去年則是6分錢一袋。如果前期打藥、施肥、套袋、摘袋、下果等環節都雇人的話,光一個蘋果的人工成本就達到了7毛多錢。

  洛川縣土基鎮的一家果農也表示:“去年我們這里套袋的工價是5分錢一袋,今年已經漲到了7.5分到8分錢一袋了。如果在修剪、施肥、疏果、套袋、摘袋、上色后摘果、分級分揀等環節全是雇人的話,一個蘋果的人工成本可以達到8毛錢。現在找來的套袋工人不但工價高不說,有些工人還要求雇主提供一天100元的車費,甚至還要管飯。”

  另外套袋的工人對于果園掛果情況也比較挑剔。在洛川縣土基鎮的另外一家果農告訴記者,雖然自己家里的果園有20多畝,但是今年一些果樹掛果比較少,以7.5分一袋的價格雇了一批套袋的工人,誰知道這些工人干了一天就都不干了。據果農介紹,熟練的套袋工人一天可以套個5000多袋,如果果樹太高,掛果太稀,就會影響套袋速度。工人覺得不劃算,自然就不想干了。

  為此,記者專門走訪了洛川縣城的蘋果袋經銷商。有出售蘋果包裝袋的老板告訴記者,從紙袋銷售的情況來看,今年銷售的紙袋數量大概和前年紙袋的數量差不多。如果果農的蘋果增產較多,紙袋的價格肯定是上漲的,但是今年截至目前,蘋果紙袋的價格走勢仍然平穩。同時記者還對另外幾家蘋果紙袋的銷售商進行了調查,結果都差不多。從果袋商的數據來看,今年果農的套袋數量相比2018年有明顯的增長,不過其數量相較于2017年正常年份的水平略有降低。

  蘋果套袋450元一天難雇人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陜西蘋果的標桿產地洛川縣,去年套袋費用為6分錢一袋,而今年套袋費用已經漲到8分錢一袋。據了解,蘋果套袋工人一般一天能套3000多個袋子,而熟練的工人一天能套5500多袋甚至更多。也就是說,一個熟練工人一天通過套袋工作可以獲得日薪450元。

  不過讓果農犯愁的是,就算能把套袋價格出到8分錢一袋,還是不好找到熟練的套袋工人。

  記者走訪了洛川市人才市場附近的幾個套袋市場,發現門口擠滿了人。經過打聽發現,都是到這里來招人套袋的果農,今年找人套袋的比套袋的人還多,而且套袋的人工費用漲幅也不小。其中一位果農告訴記者,在去年工錢是5分錢一袋,今年漲到了8分錢一袋仍然不好找人。

  記者在沿路調查過程中,聽到最多的就是今年找套袋的費用漲得太高了,而且人不好找。有果農告訴記者,即使找到了套袋的人,熟練的工人還不是隨時有時間馬上開工。沒有辦法只能自己全家總動員,先套一些再說。

  在洛川縣槐柏鎮,一位果農告訴記者,今年套袋的人員不好找,有的果農甚至去咸陽三原縣找套袋的工人。這是因為洛川這邊工價高,在三原縣那邊套袋的工價基本在5分錢左右一袋。整體上講,洛川需要的套袋工人數量較大,使得套袋的工價在部分地區達到了8分錢一袋。

  雇人套袋難、雇人貴,問題出在哪里呢?有果農告訴記者,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首先是蘋果種植面積增加,用工多。在蘋果套袋的這個時期,用工比較集中,大家都在雇人套袋導致出現雇人難的現象。其次是隨著農村人口老齡化的到來,農村勞動力越來越少,斷層現象嚴重,現在即使能雇得到人,很多也是50歲以上、60歲左右的人了。再就是套袋也是一項技巧活,不能碰傷果面,也不能讓果袋貼著果面,袋口也要封嚴,很多工人也干不了。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