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實地調查對我并不是個難得的事,作為記者也曾參加過一些上市公司的實地調查,但這次做的蘋果調查,一路輾轉,不少驚險的歷程讓我十分懷念做公司調查時的“" />

百丈懸崖腳下過 狂沙漫舞透風行

  每經記者 楊建 每經編 輯謝欣    每經編輯 祝裕

  做實地調查對我并不是個難得的事,作為記者也曾參加過一些上市公司的實地調查,但這次做的蘋果調查,一路輾轉,不少驚險的歷程讓我十分懷念做公司調查時的“舒服”。

  百丈懸崖山路崎嶇行車兇險

  6月3日上午,在調查完宜川縣蘋果套袋情況后,我們一行驅車前往山西省臨汾市吉縣繼續調查。吉縣位于山西省西南部、臨汾市西部,地處黃河中游東岸、呂梁山南麓,西臨黃河與陜西宜川縣隔河相望。海拔高、溫差大、光照足的自然條件,也造就了吉縣蘋果果形端正、著色秀紅、皮薄質脆的獨特品質,蘋果也成為吉縣農民脫貧致富的“主導產業”。

  踏上路途之前我曾了解過,吉縣地處黃土高原地區,其地貌類型以碎黃土塬為主。塬面不僅破碎,而且由谷緣向塬的中心部分,相對高差可達100~120米。這種破碎黃土塬的地質地貌特征,累得我這一路上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

  在驅車前往吉縣的路上,需要經過一段崎嶇的山路,整個路面寬度只有2米略多,只夠一輛車通過,真是不敢想象對面來了一輛車該怎么辦?而且一邊是峭壁,一邊是懸崖,整段道路真所謂“山路十八彎”。趕巧的是前面正在修路,不時有運輸石料的大型卡車經過,在經過一個下坡急彎道時,大型卡車靠里行駛,我們乘坐的越野車靠外行駛,就在錯車通過之時,在車窗邊的我看到車輪就快擦到崖邊,幸好老司機的經驗較豐富,有驚無險地通過了這一路段。

  然而驚險的事情還不止如此,我們一行驅車通過壺口黃河特大橋之后,進入了山西吉縣地界,一路沿著黃河前行。放眼望去,一路全是運煤的大卡車,加上路況并不好,山高坡陡,彎急路窄,而旁邊就是黃河邊上的萬丈深淵。由于彎道起伏大,尤其是前往吉縣東城鄉蘋果種植區的道路,估摸也就2米來寬,四周似乎都是懸崖峭壁環繞,對這里路況還不算太適應的老司機似乎也發起抖來。

  我和魯證期貨的研究員交流,他們表示像這樣的山路在日常調研中經常遇到,而且有的時候山路打滑,還需要在車輪上安裝防滑鐵鏈。在蘋果整個開花、套袋、下果、儲藏等流程,都會去現場做實地調研,所以這種險情是常見的。我這才體會到期貨公司研究員實地調研的艱辛,他們有時候在調研中到了山上,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連飯都吃不上,所以要在車上常備有干糧。

  路遇沙塵暴狂沙漫舞中前行

  在調研完吉縣東城鄉的套袋情況之后,我們一行繼續驅車前往下一調研地點,在下山的過程中,卻遭遇了一出“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險況。下山路上有一處狹窄彎道,迎面駛來一輛果農的面包車,由于山高坡陡,彎急路窄,在只有2米多點寬度的山路上,轉彎度甚至達180度,稍有不慎就會跌入前面的萬丈深淵。

  對于在平原長大的我來說,這還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驚險局面,尤其是副駕駛的位置,可以見到懸崖邊不時在自己腳下一轉而過,不僅心臟砰砰跳,連腳也似乎有點發抖了。同車的伙伴不時提醒我閉上眼睛,但是好奇心始終讓我想要看看前面的路況。好在老司機具有豐富的駕駛經驗,終于平安到達山谷谷底,這才發現后背的衣服已經被汗濕透了。

  最為深刻的記憶卻是在越過吉縣的崎嶇山路之后,我們一行驅車上了高速公路,啟程前往渭南市白水縣。山路上恐懼終于消失,但另一種驚險刺激又突然不期而至。

  還沒走出吉縣地界,就在高速公路收費站,一場突如其來的沙塵暴“席卷”過來。進收費站之前還是艷陽高照,一轉眼狂風大作,天氣陰沉下來。我發現,在高速路上,沙塵暴卷起的黃沙使得前方的能見度不過數百米。由于車窗沒有徹底關好,不時有吹進的黃沙,打到臉上火辣辣的疼,汽車的前擋風玻璃被黃沙打得啪啪響。經過收費站時看到上面的鐵皮被狂風刮掉,一路上漫天狂舞的黃沙夾雜著地面的漂浮物使得天地之間一片渾濁。

  第一次看到沙塵暴的我,對這樣的場景驚詫不已,而同車的小伙伴卻唱起了《漂洋過海來看你》,“在漫天風沙里,望著你遠去,我竟悲傷得不能自已”,真是應景!

  我從百度知道,山西吉縣屬于黃土高原地區,其地貌類型以碎黃土塬為主,由于部分地區存在著裸露、無植被覆蓋的荒漠化土地等現象,所以出現沙塵暴就不足為奇了。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