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之前的5年間,我國蘋果產量以平均每年約100萬噸的速度持續遞增。蘋果也一直被封為“水果之王”。作為蘋果第二大主產區的山東省,煙臺、威" />

東線調查記錄:蘋果增產形勢喜憂參半 天氣因素是重要變量!

  每經記者 王海慜    每經編輯 何劍嶺    

  權威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之前的5年間,我國蘋果產量以平均每年約100萬噸的速度持續遞增。蘋果也一直被封為“水果之王”。作為蘋果第二大主產區的山東省,煙臺、威海等地出產的蘋果一直牢牢占據著大眾心中優質、精品的位置。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于5月31日至6月4日,對山東蘋果核心產區今年的套袋情況進行了實地考察,涉及煙臺、威海兩個地級市,蓬萊、棲霞、牟平、乳山、文登等五個區縣以及幾十個村鎮,總行程超過500公里。

  蓬萊產區:旱情和大風最令果農擔心

  俗話說,煙臺蘋果看蓬萊。雖然蓬萊地區的蘋果產量不是煙臺市最多的,但卻是煙臺優質蘋果的傳統產區。

  5月31日,在蓬萊的劉家溝鎮二劉家村。村里陳大娘告訴記者,今年她種了近4畝蘋果,今年套袋6萬個,去年套袋4.5萬個,前年則套了5萬個。據另一位果農歐大爺介紹,他今年種了4.5畝地的蘋果,去年套袋6.5萬個,今年套袋6萬個,今年他的果園里還砍掉了一些問題樹。“我們這一片,估計今年整體套袋量和去年差不多。有幾家去年套袋少了,今年套的袋就多。”

  據行業人士介紹,蘋果的產量通常有大小年之分,有的農戶去年套袋少了,果樹“休養”了一年,今年套袋的數量就有可能增多,反之亦然。此外,由于高齡果樹的產能增長潛力不及低齡果樹,所以一片產地每年幾乎都會有果樹的更新換代,而這也會使得最終產量產生波動。

  在村子附近的一處高地,果農劉大姐表示,她種了6畝蘋果,今年套了9.7萬個袋,而去年為6.5萬個。看起來劉大姐今年的蘋果很有可能豐收。不過隨即劉大姐的話讓記者有些意外:“今年的風特別大,是不可忽視的因素。”在她的一間小儲藏室里面,記者看到一處堆滿了被大風吹落的蘋果套袋。在交流中,劉大姐還不時向記者談及今年的旱情:“這越往后缺水影響越大,尤其是夏季蘋果膨大期。”她認為,今年的旱情可能比2017年要嚴重,現在還能靠灌溉維持。再過一個多月到了夏季,如果降雨有限,旱情持續,那么對今年的蘋果產量就會產生影響。

  午飯時間,記者又向當地其他幾位果農了解了情況。他們均表示,今年自己果樹套袋量較2018年都有小幅增長,同時也表達了對今年干旱和大風的擔心。

  雖然現在蓬萊當地不少果園都有灌溉設施,但在不少果農看來,真正能讓果樹“解渴”的途徑就是老天能多下點雨。在煙臺當地某行業人士看來,后期影響蘋果產量的一大變量可能會是旱情的發展情況。現在旱情還未明顯成災,但再過一個多月,到了蘋果膨大期,如果旱情還持續,可能會影響到蘋果的產量。

  在戰山水庫附近的幾個村莊中,從記者向多位果農了解的情況來看,這一片套袋量總體會比去年多,看起來情況挺樂觀,但意外也是接踵而至。

  例如位于西師古莊村以西2公里左右的響李村、響水灣兩個村,當地的多位蘋果果農向記者反映了今年套袋數量下降的情況。同樣在溫石湯村,有果農坦言,今年套袋量小幅減少,主要是因為開花的時候氣溫偏低,蜜蜂授粉受到影響,導致坐果率低。這里要說明的是,蘋果是異花授粉的植物,大部分品種自花不能結成果實,所以在開花坐果期,需要蜜蜂等媒介傳播花粉。不過由于蜜蜂自然授粉容易受天氣影響(如果花期天氣較冷,蜜蜂的活動就會減少,從而影響授粉),現在人工授粉的方式也逐漸被果農接受。

  棲霞產區:“蘋果之都”今年形勢亦喜亦憂

  6月1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開始了素有“蘋果之都”稱號的棲霞地區之行。

  棲霞是煙臺地區傳統蘋果主產區,產量占煙臺總產量過半。據行業人士介紹,山東煙威(煙臺和威海)地區的蘋果產量占到山東全省的一半以上。

  煙臺當地大型蘋果現貨商棲霞德豐食品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去年山東地區蘋果的產量只有正常年份的65%左右。從‘大小年’的規律來看,今年煙臺地區的蘋果似乎有望增產。”而從記者一行對煙臺核心產區棲霞的調查情況來看,今年當地蘋果的套袋情況是“喜憂參半”。

  在左家村以及其西北方向的蘇家店鎮,不少果農表示今年的掛果情況好于去年。據了解,煙臺地區的蘋果種植成本要高于其他地區,但煙臺地區蘋果的售價也相對更高。在同行的期貨人士看來,棲霞地區的套袋率低于蓬萊地區,不過這里普遍已作了疏果,通過疏果情況大致也可以判斷今年的產量形勢。

  不過天氣因素帶來的擾動在當地也存在。楊礎鎮一位丁姓果農表示,前年和去年的每畝套袋數量都在2萬個左右,但今年的數量不如去年,大約每畝為1.3萬個。“雖然今年春季開花不少,但后期天氣偏冷,影響蜜蜂自然授粉,導致坐果情況不佳,畸形果的數量也偏多。”

  相似的情形在楊礎鎮東部約7公里的張家泥都村也有出現。當地一位劉姓果農告訴記者:“今年減產的主要原因是春季蜜蜂授粉情況不佳,明年我們這片要吸取教訓,全都用人工授粉。”與蓬萊產區類似的是,記者通過走訪棲霞多地的果農發現,今年的大風、潛在的干旱等天氣因素也為今年棲霞當地的產量帶來變數。

  就在當天傍晚記者一行駕車返回棲霞市區的路上,已連續多時不下雨的煙臺地區迎來了一場“及時雨”,持續時間近2個小時。煙臺當地某行業人士向記者表示,這場降雨是近期比較有強度的一場雨,預計可以讓當地期盼降雨的果農稍松口氣,但是否能真正有效緩解煙臺部分地區的旱情還有待觀察。不過對于這場降雨,第二天我們問了當地多位果農,他們大多表示對緩解持續旱情的作用有限,有的果農甚至說:“只能濕地皮而已”。

  日前,據一位最近赴威海其他蘋果產區調研的行業人士向記者介紹,威海橋頭、埠柳等蘋果產區今年蘋果套袋數量幾乎都出現了同比下降,有的地方下降幅度可能還比較大。總體看,今年威海地區套袋數量的降幅要大于煙臺地區。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