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武漢光谷赴成都和深圳“取經”,引發熱議。有網友點贊:“大城崛起時代,優秀城市應當互相學習,取長補短。”
  事實上,地方政府之間的交流學習,早已" />

近300個城市,誰最愛“學習”?

  每經記者 黃名揚    每經編輯 劉艷美    

  前不久,武漢光谷赴成都和深圳“取經”,引發熱議。有網友點贊:“大城崛起時代,優秀城市應當互相學習,取長補短。”

  事實上,地方政府之間的交流學習,早已成為一種常態。近日,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發布的研究報告《中國城市之間的政策學習:網絡、結構與特征》就指出:“中國城市之間的政策學習越來越明顯,集中表現為考察學習的次數逐年遞增。”

  這份報告通過2014~2018年的數據,構建出中國近300個地級以上城市的黨政領導干部考察學習網絡。該報告作者,人大國發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馬亮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城市行政級別越高、經濟發展水平越高、人口規模越大,越有可能得到其他城市青睞和關注。

  那么,誰是出口知識的“明星”,誰是吸收知識的“海綿”?他們又在學什么?

  城市更傾向在省外找“榜樣”

  與“閉門造車”相比,學習其他地區的先進經驗和優秀做法,有助于政府部門少走彎路,提高能力。

  學習與被學習之間,城市逐漸呈現出四種主要類型:學習型城市、明星城市、海綿城市以及孤立城市。

  報告顯示,雙向學習的“學習型城市”占比近半數,典型城市包括肇慶、寧波、廣州、南京、東莞、杭州、廈門、蘇州等。

  第二類“明星城市”占比近1/5,典型的包括:上海、天津、北京、重慶等。報告指出,這些城市很少或從來不學習其他城市,而主要被其他城市學習。

  第三類則是“海綿城市”,通常作為學習者和追隨者出現,很少成為其他城市的學習或效仿對象。典型的“海綿城市”,許多都是東北或華北城市,如吉林、石家莊、三門峽等。

  此外,還有一些“孤立城市”——既不學習他人,也不被他人學習。報告列舉的典型城市,包括大同、包頭、駐馬店等,“這些城市游離在城市學習網絡之外,同其他城市聯系不強”。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珠三角和長三角發達城市,是被廣泛學習的對象。

  以“一騎絕塵”的深圳為例,研究顯示,深圳在五年內被其他城市考察學習最多,前后共接待55個黨政代表團,平均幾乎一月一次。排名第二的是杭州,五年共被學習40次,平均每年8次;緊隨其后上海和蘇州,各有30次之多。

  有趣的是,不僅深圳、廣州、東莞等被學習最多的城市在廣東,最好學的城市也出現在廣東。根據研究,到其他城市學習次數最多的城市是肇慶,五年多達27次,相當于每年5次以上。馬亮透露:“肇慶一直將深圳作為學習榜樣,主要從城市管理、科技創新、產業發展、經濟金融等方面學習和對標。”

  總體來看,赴外地學習的城市,除肇慶、寧波等少數發達地區城市外,仍以欠發達地區為主。如綿陽和滁州的考察學習都達15次;畢節、吉安等則學習10次以上,平均每年超過兩次考察學習。報告分析,這可能與“欠發達地區,趕超愿望和對標意識非常強烈”息息相關。

  整體來看,這種學習與被學習,更多發生在省際之間。數據顯示,城市在省內學習的比例不足四成(37.62%),省際間學習則超過六成(62.38%),“城市更傾向于在省外謀求學習榜樣”。

  學習內容七成為經濟發展

  學習與被學習的城市,在經濟發展水平、規模和行政級別等方面,也有明顯差別。

  研究顯示,人口規模越大、經濟總量和發展水平越高的城市越會學習其他城市,越有可能被其他城市學習。進一步看,直轄市、副省級和省會城市雖然都被學習,但也有細微差別:四個直轄市不學習其他城市;省會城市很少學習其他城市;副省級城市則既被學習,也學習其他城市。

  整體上,報告指出,城市間更多仍呈現為單極化和單方向的政策學習,而非相互學習。也就是說,一些城市以“知識出口”為主,另一些則以“吸收知識”為主。

  與此同時,研究發現,城市間的學習內容,很大程度上“不謀而合”。

  數據顯示,城市學習內容占比最高的是經濟發展(71.5%),涉及產業、科技創新、經濟金融等多個方面。報告認為,“這說明城市學習的主要目的仍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

  其次,在國家加快新型城鎮化建設背景下,城鎮化學習比例排名第二,達到56.3%。

  此外,生態環境、旅游、文化等公共服務,占到近四成;黨建、政府管理相關領域學習及具體項目合作,占比也都在1/10以上。

  在選擇學習對象時,大家也“英雄所見略同”。

  報告指出,學習與被學習的城市之間,GDP總量和人均GDP存在一定相關關系。簡單而言,經濟體量相近的城市,彼此學習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較大。

  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么最近的這次考察學習,武漢選擇成都和深圳,而非北京和上海。此前,《湖北日報》記者李墨就談到,正是因為京滬“先天稟賦”無法復制,選擇同為草根創業的深圳、成都等城市,更有借鑒意義。

  5~8月為考察學習“旺季”

  通過對近300個地級以上城市的研究,報告發現,城市近年來通過這種方式進行學習的頻率漸漲。統計顯示,2014年,僅有75次考察學習,此后逐漸升溫,至2018年達到286次,“相當于平均一個城市一年考察學習一次”。

  報告指出,赴其他地區考察學習,一般是黨政“一把手”帶隊,這反映了地方領導的戰略重心。“地方領導的時間寶貴,其行動往往意味著很強的政治信號,也可以反映其對政策學習的重視程度。”

  另一方面,考察學習團通常涉及各類組織,是一個地區向另一個地區的系統性、整體性和全面性學習。因此,報告認為,通過對考察學習團的批次研究,具有管中窺豹的現實意義。

  報告還發現一些有趣的細節。比如,每年5~8月是考察學習“旺季”——頻次最多,每月均在80次以上。一方面,這同目前各級政府的“輪休”周期相吻合,即在夏季地方政府的靈活時間相對充裕。同時,這也同地方政府的發展周期有關,“即在年初‘兩會’布置重點工作后,需要通過考察學習尋求關鍵問題的解決方案”。

  再比如,根據報告,近七成考察學習為期一天,近1/4為期兩天。此外,94%的考察學習是一次性的。

  報告認為,在許多政策領域,政府的確不必另起爐灶和推倒重來。相反,城市可以從其他地區,借鑒和效仿行之有效的創新之舉,并因地制宜和為我所用。不過,“學習意味著異質性的知識傳播,如果兩個城市高度同質化或完全不同,那么彼此學習借鑒的必要性都不大”。

  正因如此,城市之間的考察學習,要防范照抄照搬和“千城一面”,避免城市之間的惡性競爭和跟風模仿。更重要的是,“考察學習是走馬觀花和蜻蜓點水,還是能夠為政策創新和改革提供實質性貢獻,未來也值得進一步關注。”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