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9日,央行發布公告稱,將于26日通過香港金管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債券投標平臺,發行200億元1個月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和100億元6個月期人民幣央行票據。 
  " />

離岸流動性調節力度加大,300億央票即將在港發行

  央行在港發行央票的頻率明顯加快。

  6月19日,央行發布公告稱,將于26日通過香港金管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債券投標平臺,發行200億元1個月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和100億元6個月期人民幣央行票據。

  對于此次央票的發行,央行已做了多次預告,向市場傳遞穩匯率信號。

  5月21日,央行官微發布消息稱,將于近期再次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6月11日,央行官網再發公告稱,為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央行將于6月下旬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

  第四次離岸央票即將發行的消息對人民幣匯率起到了提振作用。此前,受利好消息的影響,18日晚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出現快速拉升。截至19日下午16:30,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官方收盤價報6.9042元,較上一交易日漲224個基點,截至19:00左右,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報6.9070左右。

  發行頻率加快

  26日即將發行的央票將是央行在香港創設離岸央票以來的第四次發行。值得注意的是,從節奏上來看,第四次發行距離第三次發行(5月15日)僅一個多月左右,發行頻率明顯加快。

  央行票據是中央銀行為調節商業銀行超額準備金而向商業銀行發行的短期債務憑證,其實質是中央銀行債券,是中央銀行調節基礎貨幣的一項貨幣政策工具,目的是減少商業銀行可貸資金量。

  早在2018年9月20日,央行宣布與香港特別行政區金融管理局簽署合作備忘錄,擬在香港發行央行票據。

  離岸央票被普遍視為穩定離岸人民幣匯率的利器。實際上,自去年央行在香港發行央票以來,前三次發行時點都與當時匯率貶值壓力加大需要對沖有關。

  2018年11月7日,央行在香港發行了2018年第一期和第二期央行票據,發行量均為100億元。

  2019年2月13日,央行再發兩期離岸央票,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據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2.45%和2.80%。

  2019年5月15日,央行發行兩期離岸央票,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據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3.00%和3.10%。

  在穩定匯率的同時,離岸央票的連續成功發行,既豐富了香港市場高信用等級人民幣投資產品系列和人民幣流動性管理工具,滿足了市場需求,也有利于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有助于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在離岸市場發行央票的主要目的是調節香港離岸市場上人民幣的流動性,有助于影響對人民幣走勢的預期。發行央票后,會提高離岸市場上的人民幣利率水平,從而增加做空人民幣的成本,有助于打掉人民幣空頭勢力。

  匯率提振效果明顯

  早間,央行公布發行離岸央票消息后,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8893,較上一個交易日上調49個基點,終結六連貶。

  消息也對人民幣匯率起到了提振效果,截至19日下午16:30,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官方收盤價報6.9042元,較上一交易日日盤官方收盤價漲224個基點,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收盤價漲160個基點;離岸人民幣日內一度最高漲至6.8935,截至19:00左右,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報6.9070左右,較上一交易日略貶45個基點。

  值得注意的是,與此前發行情況相比,第四次離岸央票發行規模有所增加,同時期限相對縮短。例如,此前發行的均為3個月期和1年期央票,而此次發行的則是1個月期和6個月期央票。

  “此前,(在港發行央票)到期的日期比較固定,如果有更短的或者稍微長一點的期限,在流動性調節上就會更加靈活。”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連平認為,在香港發行央票多期限的安排,可以更好地進行市場對沖,是調節離岸市場流動性的重要工具。

  記者了解到,對于離岸市場流動性,一般情況下,除了中國香港貨幣當局管理外,香港市場的中資銀行也會根據流動性狀況以及自身資產負債的情況,進行境內外調整。央行能直接參與離岸人民幣流動性調節,也將更好發揮對離岸人民幣市場利率的引導作用。

  5月以來,受外部不確定性影響,人民幣匯率承壓。不過,從近期來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正在企穩。

  6月18日晚,受利好消息影響,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出現快速拉升,一度暴漲近400點,最終收在6.9025,漲279個基點,交易情緒大逆轉。

  對于此次發行央票的時點把握,連平表示,由于當前時點比較敏感,對短期匯率的影響較大,離岸市場壓力更大,“加大力度對離岸市場進行流動性調節,必要且關鍵。”

  近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表示,央行在提高匯率靈活性和保持匯率穩定之間求得平衡的做法,避免了匯率無序調整對全球金融市場的負面溢出效應和主要貨幣的競爭性貶值。“面對曾經出現的高強度跨境資本流出壓力,我們靈活運用一系列宏觀審慎管理措施,對國際國內都是有益的。”潘功勝稱。

  “我們在應對外匯市場波動方面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我們完全有基礎、有信心、有能力,保持外匯市場穩定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潘功勝強調。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