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摩擦下的中國醫藥出海:走出去形式漸趨多元

  6月17日,中國內藥企“一哥”恒瑞醫藥發布公告稱,與美國Mycovia公司達成協議,引進一個用于治療和預防多種真菌感染的專利先導化合物 VT-1161,恒瑞將獲得該化合物在中國的臨床開發、注冊、生產和市場銷售獨家權,除了后續的銷售提成,恒瑞將支付研發、上市和銷售等里程碑付款1.08億美元。

  美中是全球第一和第二大醫藥市場,在中美貿易摩擦關口,醫藥被認為是受影響較小的行業之一,但未來中國醫藥“走出去”和“引進來”也面臨著復雜局面。

  中國醫藥保健進出口商會報告顯示,2018年影響最大的貿易摩擦是中美貿易戰。從4月開始,美國先后三次宣布對中國出口美國的約2000億美元產品加征關稅。經過各方努力,目前美方最終實施的征稅清單已排除原料藥和制劑產品,僅保留27個醫療器械類產品,大部分為核磁共振、CT、超聲、直線加速器、心臟起搏器等先進醫療設備。此外,2018年我國出口的醫藥產品遭遇來自印度和美國的反傾銷、337調查等貿易摩擦案件8件次,涉及糖化甜菊糖苷、甘氨酸、撲熱息痛、血膽固醇測試儀等。

  另一方面,中國企業出海需要在不同領域、不同市場尋求更多元的機會。

  2018出口增進口降

  自2018年中美貿易摩擦以來,雙方互加關稅。今年5月10日,美方對約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自6月1日起,對已實施加征關稅的約600億美元清單美國商品中的部分,提高加征關稅稅率。

  但醫療行業不在此行列。在不加稅的同時,中國對絕大多數藥品實行零關稅。

  醫療器械方面,中國對心臟起搏器、支架、助聽器、人造關節等植入人體的器械均沒有加征關稅,其他納入征稅范圍的醫療器械大部分僅征收5%,征收20%或25%關稅的產品數量很少,主要是醫院用的核磁共振設備、X光檢查設備等,考慮到進口替代等諸多因素,這部分對市場最終售價影響不大。

  中國海關數據統計顯示,2018年我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額1148.51億美元,同比下降1.56%。其中,出口644.22億美元,增長5.96%,進口504.29億美元,下降9.75%,對外貿易順差139.93億美元。

  醫藥進口量增價減,雖然國內需求依舊增長,但主要醫藥進口產品如西藥制劑、生化藥價格下降,進口額下降。

  2018年,中藥類出口金額39.09億美元,同比增長7.39%。出口前三市場依舊是美國、日本、中國香港。西藥類產品出口368.83億美元,增長4.03%。其中,原料藥出口300.48億美元,同比增長3.20%,外需較2017年疲軟,增長有限。制劑出口41億美元,同比增長18.64%,歐盟、澳大利亞、美國市場位居市場前三。近兩年,出口至歐盟市場的制劑增長迅猛,2017年增幅53.51%,2018年增幅再創新高,達到80.30%,出口額12.07億美元。生化藥出口27.35億美元,同比下降5.13%。主要因素是酶和輔酶類制品出口下降明顯,但生化藥出口最大品種肝素類產品出口價格大幅上漲23.92%,出口額達到11.03億美元,增長40.04%。

  醫療器械類出口金額236.30億美元,同比增長8.88%。歐盟、北美市場的增幅較高,分別為10.92%和10.25%。德國首次超過中國香港,躍居中國醫療器械出口第三大貿易伙伴。

  與此同時,醫藥進口首現下降。2018年,我國醫藥類產品進口額504.29億美元,同比下降9.75%。主要因素是西藥類產品,尤其是西藥制劑和生化藥的進口額大幅下滑造成。位居我進口醫藥產品之首的西藥制劑下降24.05%,進口額130.30億美元;位居進口第四位的生化藥下降41.21%,進口額47.53億美元。

  醫保商會分析:國內的醫藥產品需求并未減少,進口額的下降主要是進口藥品價格下調所致。2018年,17種抗癌藥大幅降價并納入國家醫保目錄,一致性評價以及4+7集采等一系列政策導致進口藥品價格下降。西藥制劑進口均價同比下降25.36%,生化藥進口均價同比下降36.32%。

  除西藥類之外,中藥和器械類產品進口依舊保持穩定增長,增幅分別為19.38%和8.89%。

  多元化的創新探索

  6月17日,中國藥學會理事長孫咸澤在第十屆中國與世界醫藥企業家高峰會上指出,“目前我國醫藥產業進入國際市場的主要方式還是以貿易為主,出口產品多以中低端為主,原料類產品超過出口50%,出口化學藥以原料藥中間體為主,醫療器械以耗材及中低端產品為主,中藥仍以提取物和飲片為主,離高質量發展還有差距。”

  在如何走向國際化、更有競爭力的探索上,創新是被提及的最高頻詞匯。

  “2006年,中國基本上沒有企業能夠通過美國FDA認證,走向國際化時,片劑比針劑容易,但我們開始就很明確,要以針劑為起點。”恒瑞醫藥副總經理沈亞平在上述會議上表示,“恒瑞是國內第一家把注射劑產品帶到美國的企業。我們做的都是快、特、難。”他解釋,一是在仿制藥過期的時候,就能把產品推向市場,二是做有特色的仿制藥,三是選擇有一定的難度產品,競爭少一些。“現在恒瑞在美國賣的大多數產品,競爭對手都非常少,有些甚至屬于短缺產品。我們未來對美國市場還是充滿信心,不認為貿易戰對我們有比較大的影響。”

  制劑出口目前已成為中國藥企走出去的重要標志之一。2018年,中國制劑出口發達市場23.72億美元,同比增長38.39%。歐、美、日規范市場增幅分別為80.30%、24.62%、27.49%。制劑出口放量增長得益于各家醫藥企業的長期耕耘,華海藥業、天道醫藥、恒瑞醫藥、齊魯制藥、人福普克等制劑企業領跑發達市場出口。

  美國簡明新藥申請(ANDA)文號的獲批數量也可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制劑出口的成果。2018年,中國企業共獲得71個ANDA批準,創下新高。廣東東陽光、華海藥業、人福醫藥獲批數最多,分別為12、11、6個。

  對于貿易摩擦后策略,多方合作也是應對措施之一。美國人福CEO孟曉峰舉例說,在美國布洛芬從前年以來一直非常緊缺,很大程度上是從中國進口。“布洛芬最初是加到關稅清單里的,在這個過程中,美國有些公司尤其需要中國原料,比我們還著急。當時很多美國公司一起參加聽證會,最終給美國國會的理由是,如果中國的布洛芬不能順利出口到美國,美國布洛芬價格就會猛漲。”

  如何排除在清單之外,需要多方努力。“從清單的篩選中,如果有產品受影響,需要和下游企業共同合作。目前看來,一些產品制劑和大量的原料藥,可以順利得到保護。”

  復星醫藥走的國際化路子則是在前期規避風險。2016年,復星醫藥出資近11億美元收購印度藥企Gland Pharma,是近年來中資醫藥企業出海最大的并購案之一。

  當時并購Gland Pharma也有國際制藥巨頭參與,外界有評論稱復星出價過高,復星醫藥總裁兼CEO吳以芳解釋,“Gland Pharma做的是高難度的注射劑,有競爭力,在中國也有非常大的協同。第二,這個企業70%以上的收入是美元,匯率的風險小得多。在全球化過程中一定會有逆全球化的東西存在,但從長遠來講,我還是看好國際化。”

  另一個被不斷強調的是技術累積和在規范市場尋求份額。

  “在走向國際市場上要有技術導向思維,比如國藥集團已經在歐洲做了一些企業并購,在市場上好像也沒有太多的浪花,但這是一種技術的培養和累積。”國藥國際總經理李粲指出,在走出去的競爭力方面,“怎么樣以終端導向型走出去?在發達國家,特別是在規范市場要占有市場份額。”

  醫保商會副會長孟冬平指出,中美貿易對峙、摩擦不斷升級讓國內醫藥行業有了更多冷靜思考,“我們在追逐速度、規模的同時在相當程度上忽略了產品、質量乃至國際營銷渠道的培養。如果想要在國際市場立足,必須要有專業實力。”

  挑戰之外,其他市場也對中國企業伸來了“橄欖枝”。英國“脫歐”導致歐洲藥品管理局從倫敦到了荷蘭阿姆斯特丹。在此前由荷蘭外商投資局(NFIA)主辦的荷蘭生命科學與健康產業專題研討會上,荷蘭萊頓生物科學園企業家協會董事會成員 Wolf ONDRACEK 對 21 世紀經濟報道表 示,“中美貿易摩擦客觀上也讓更多中國企業將對外投資的目光從美國轉向歐洲,比如荷蘭作為歐洲門戶,背靠5億消費者,在稅收制度、研發激勵等方面也很有優勢。”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