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預計部分二線城市將保持現在的銷售熱度,因此這些城市也將是房企拿地的重點城市。”近日,一位房企高管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西安、重慶等地正成為房企深耕或進駐的重要城" />

前5月房企融資破萬億元 借道信托募資近4000億元

  ■本報記者 王麗新 

  “下半年,預計部分二線城市將保持現在的銷售熱度,因此這些城市也將是房企拿地的重點城市。”近日,一位房企高管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西安、重慶等地正成為房企深耕或進駐的重要城市。

  實際上,近期得益于今年一季度融資渠道有一定程度上的放松,房企融資動作頻繁,不少企業獲得了規模適度的資金,有些被拿去拿地補倉,一定程度上推升了近期的土地市場回暖。但整體來看,這些融資更多則是“借新還舊”。

  據觀點指數統計,2019年1月-5月,房企融資總額為10234.37億元,公司債在所有債券融資中占比最大。此外,2019年至今,房地產信托在房企融資上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融資額破萬億元

  據《證券日報》根據公開數據整理發現,今年前5個月,30家典型房企融資總計5110億元。總體來說,一些資金鏈緊張的房企雖然危機已過,但仍沒有達到寬松的程度,不少企業擴股融資和引入戰略投資者的計劃都在推進中。

  “雖然今年一季度以來房企融資渠道有所放松,但不代表真正回暖,有些債務通過展期解決,有些則是‘借新還舊’進行了置換,從而避免了債務違約情況的發生。”上述房企高管向《證券日報》記者如是直言。

  據觀點指數整理發現,2019年前5個月,房企融資總額為10234.37億元,其中3月-4月為融資高峰,分別為2143.32億元、3309億元以及2278.27億元,主要以債券融資為主。細分而言,公司債在所有債券融資中占比最大,5月一度高達61.07%,融資額達到797億元。

  此外,海外融資規模上升明顯,其中1月、3月以及4月是海外融資高峰,分別為836.67億元、789.94億元以及740.1億元,5月規模有所下降,僅為229.4億元。

  觀點指數報告指出,海外債和海外融資趨勢基本一致,也是在上述月份大幅攀升,而海外債在海外融資中的占比基本處于85%以上。此前,證監會、銀保監會等多個相關部門針對房企境外發債的融資用途加強了監管,再加上原有的低成本公司債陸續到期,以高息置換低息也成為2019年的融資特征之一,不少房企的債券利息超過10%,而部分小型房企甚至更高,未來行業整體融資成本將繼續水漲船高。

  克而瑞研究中心分析師房玲、易天宇表示,5月份房企的海外債加權利率已達為9.8%,占總發債規模的35%。從融資成本上來看,近期6月份發行的海外債票面成本普遍較高,部分甚至超過了10%,其中如華南城及新湖中寶的票面利率分別達到了11.875%、11%,若算上綜合融資費用,實際成本還將更高。雖然海外債擁有較高利率,且與境內債的融資成本的差距在不斷的拉大。但對于房企而言,目前如何融到資金維持自身發展才是重中之重,在此背景下房企不得不舍近求遠,于海外進行發債。

  上述分析師還表示,隨著6月份房企發行境外債規模占比及融資利率的雙重走高,6月房企的整體融資成本也將出現一個較大的增幅。  

  短債攀升“借新還舊”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下半年以來,不少房企短期債務所占比例在提升。房企融資期限從1年以內、1年-2年、2年-4年、5年、以及5年以上不等。今年前5個月,在房企融資中,占比最大為2年-4年期限融資,達到39.1%,緊隨其后的為5年期融資,達到23.4%。不過,1年以下以及1年-2年的融資合計占比26.17%。換句話說,2019年新增融資中,有超過26%在兩年內到期。

  對此,上述報告指出,房企對短期債的青睞,一方面因為是對于大多數房企來說,中長期融資渠道并不順暢。更為重要的原因則是,在市場調整預期之下,房企銷售壓力加大,再加上償債高峰期如期而至,使得多數房企不得不通過短期融資置換到期債務,也即“借新還舊”。

  可以看到,房企融資公告中募資用途幾乎都是償還公司債務,用于開發建設的凈融資空間并不高。

  但更重要的是,房地產信托融資正重新成為房企融資的重要工具,且額度并不低。

  據用益信托數據顯示,2019年1月-5月,集合房地產信托發行數量2584個,發行規模3944.74億元,同比上漲13.89%,發行規模占所有產品總額的40.11%,去年這個數字為41.89%。該報告指出,整體來看,在房地產融資政策持續收緊的大背景下,房地產信托確實回暖明顯。如上所述,13.89%的同比增長率,使得今年前5個月集合房地產信托幾乎邁過4000億元的發行規模。

  對此,有業內人士稱,無論是短期債券還是信托融資,都是房企在資金緊缺下才用到的融資工具。尤其短期債務,一般資金成本很高,是企業充當過橋資金,緩解燃眉之急。若短期債務比重過高,對一家房企資金機構影響甚大,其抗風險能力會被削弱。

  至于2019年下半年房地產信貸政策走勢,房玲、易天宇認為,或將繼續收緊。“未來如何在融資渠道上尋求進一步的突破,如何有效地降杠桿、降負債,將會是未來房企們進一步發展的主要挑戰。”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