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批定向降準生效 扒一扒助力中小微背后的門道

  周艾琳

  [4月17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確保今年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長30%以上、小微企業信貸綜合融資成本在去年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

  [6月17日,早前央行下調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至農村信用社檔次(8%)的決定二度生效。]

  今年,支持民企小微幾乎成了銀行的第一關鍵詞。6月17日,早前央行下調服務縣域的農村商業銀行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至農村信用社檔次(8%)的決定二度生效(5月15日、6月17日、7月15日分三次調整到位);此前,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持續,而4月17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更是確定進一步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的措施,工農中建交5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要帶頭,確保今年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長30%以上、小微企業信貸綜合融資成本在去年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

  那么究竟銀行是如何支持小微的?大行、中小銀行的做法又存在哪些差異?在支持小微的同時,又要如何控制信用風險?

  “國家對于銀行支持小微的目標從‘三個不低于’、‘兩個不低于’到‘兩增兩控’,再到今年增長30%,可以說目標越來越高,要求越來越細。今年來銀保監會多次召集五大行開會,確定如何落實‘1個點’的方案,即除了利率定價外,還要綜合考慮降低小微企業各項綜合成本,要求銀行加大信用貸款、無還本續貸等產品發開發推廣力度,為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騰出空間。因此近期銀行也都在擴員,招聘新人來做線上小額貸款的風控,金融科技也是今年的發力點。”交通銀行普惠金融事業部高級經理刁紅進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大、中、小行普惠金融做法各不同

  經過這些年的探索,其實大行、中型銀行和小型銀行支持中小微的做法還是存在差異的,這與不同銀行的客戶結構有著必然聯系。

  刁紅進稱,以五大行為主的大型銀行起步于公司業務,長期以來積累了豐富的公司大客戶資源,因而在發展普惠金融過程中,逐步形成了圍繞核心企業做上下游的產業鏈金融模式。

  他舉例稱,比如對上游,核心企業往往對供應商有幾個月的賬期,銀行與核心企業合作,推出針對供應商的應收賬款融資(質押、保理或商票貼現);對下游,核心企業往往要求經銷商預付貨款,銀行與核心企業合作,推出針對經銷商的預付款融資(保兌倉:經銷商交納一定比例保證金,銀行開承兌匯票,核心企業控制貨權)。

  大行的另一個優勢是規模大、管理規范以及國有品牌,這是政府愿意合作的重要因素。刁紅進表示,銀政合作也是大行的落腳點。一是客戶,地方政府重點扶持的“小巨人”、“專精特新”、“瞪羚計劃”等成長性小微企業也是銀行感興趣的;二是風險補償政策,政府搭臺,引進銀行、擔保、保險等多方共同解決小微企業貸款的風險緩釋,一般政府建立風險補償基金,貸款出了壞賬,政府補償基金等多方承擔80%左右,銀行一般承擔20%左右。

  鑒于大型銀行公司部門管理的客戶相對較大,大行自身定義的小微企業上限往往達到單戶授信2000萬甚至3000萬,普惠部門一般納入公司板塊管理。

  以股份制銀行為主的中型銀行相對于大型銀行而言,公司業務略顯遜色,因而更加注重普惠業務與零售業務的聯動。刁紅進稱,在多年的探索實踐中,中型銀行逐步把小微貸款作為零售業務的重要產品和獲客工具加以運用,尤其是大量聚集在各類批發市場的個體工商戶,往往以個人名義申請貸款和辦理結算,受到中小銀行關注。另外,一些規模較小的法人小微企業往往公司、個人不分,一般以企業主個人名義申請貸款用于企業經營,這些都是中小股份制銀行重點拓展的領域。

  刁紅進對記者稱,中小股份制銀行普惠金融部門管理的小微客戶比大型銀行要小,內部定義的小微客戶一般單戶1000萬以下,尤其是單戶500萬以下居多,以個體工商戶、小微企業主貸款為主。擔保方式一般以“抵押+信用”為主。鑒于以上因素,中小股份制銀行小微部門往往納入零售板塊管理。

  此外,以地處三、四線城市以及縣域的地方法人銀行(城商行、農商行、村鎮銀行等)為主的小型銀行客戶進一步下沉,小銀行自身定義的小微客戶一般是微貸客戶,或“小小微”客戶,重點聚焦單戶100萬甚至50萬以下,實際平均單戶貸款余額一般30萬左右。其客戶廣泛分布于街邊商戶、手工作坊、小型加工廠、夫妻店、種養大戶、農民合作社等。

  “標準化是小銀行做微貸的特色,也是控制成本和風險的有效手段。標準化源于德國IPC模式,該模式將客戶營銷、貸前調查、審查審批等流程標準化,整個流程既符合一般信貸的原則,又簡單易學,對信貸人員素質要求不需要太高,雖然這種模式需要‘人海戰術’,但做成專業化和規模化,也能有效控制成本。”刁紅進稱。

  當然,這些只是不同銀行基于傳統優勢形成的小微特色做法,但還是以傳統人工為主的。他稱,其實小微客戶當中也存在“二八定律”問題。可以說,傳統做法重點聚焦的還是小微當中的20%的客戶,尤其對于大中型銀行而言,真正80%長尾客戶觸達率還是遠遠不夠的。近來隨著金融科技和大數據的運用,大中型銀行紛紛開發全線上的小額信貸產品,開始關注單戶50萬以下微貸客戶的融資需求,這是真正的藍海市場。目前成效已經開始有所顯現,但潛力還是很大的。

  目前,各界也不斷認識到,在利率市場化背景下,大企業傾向于低成本直接融資,銀行不做小微沒有未來。小微客戶數量眾多、市場巨大、風險相對分散,是商業銀行重要客群。“在這里也有兩個認識偏差,即‘小微企業融資是世界性難題,所以理所當然難解決’以及‘小微業務成本高,所以不可持續’,因此不同的銀行也需要找到自己的模式,知道如何獲客、提高服務意識、建立長效機制,只有解決好專業化和規模化,才能解決風險和成本的問題。”刁紅進對記者表示,當前,普惠金融新思路也就是“線下+線上”雙輪驅動,而線上則主要是指線上小額信貸,“今年銀行也在擴人員,加強建模能力、加強線上小額信用貸款的風控”。

  定向支持小微政策不斷

  今年以來,各類支持民企中小微的措施也持續不斷,各界預計此后定向降準、TMLF等等措施仍或持續祭出。

  早在5月7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為貫徹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建立對中小銀行實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促進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釋放長期資金約2800億元,全部用于發放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6月17日也是定向降準的第二次實施日期。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從政策目標看,此次定向降準是旨在有針對性地緩解民營、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此次定向降準等于給了市場一個信號,優惠準備金率的框架已經上路,未來還會持續推進。

  除了數量型工具,價格型工具也不少。此前國常會提及,今年要將小微企業信貸綜合融資成本在去年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刁紅進也表示,大型銀行除了降低貸款利率定價外,還創新多種實現方式,比如,推廣在線抵押降低抵押評估費、擴大小額信用貸款降低擔保費等。

  “另外,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壓降不僅僅是銀行一家的事,此次國常會強調要通過政府性融資擔保降低企業融資費用。中央財政繼續安排資金,實施小微企業融資擔保降費獎補政策。”他稱。

  在各界看來,上述要求目前先是針對五大行,如有成效后則可以倒逼或過渡到其他銀行。目前而言,這一措施對于大型銀行整體的利潤水平影響不大,因為大行早前小微企業貸款的占比仍相對偏低。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