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陰、蘇農兩家農商行破凈 股東高管“自掏腰包”保股價

  齊琦

  6月19日晚,江蘇蘇州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蘇農銀行”,603323.SH)、江蘇江陰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江陰銀行”,002807.SZ)均發布了穩定股價方案,擬通過董事、高管擬增持股票來維穩股價。

  自2019年5月17日至2019年6月11日,兩家銀行因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于每股凈資產而觸發穩定股價措施。

  截至6月20日收盤,蘇農銀行、江陰銀行每股價格分別為5.71元/股、4.87元/股,分別低于各自2018年度末經審計的每股凈資產6.50元/股、4.92元/股。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石大龍對第一財經表示,銀行股長期處于“破凈”狀態,原因是銀行板塊長期被低估。因此破凈以及維穩股價措施對銀行自身經營并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

  觸發穩股價啟動條件

  具體看來,蘇農銀行擬采取持股5%以上的股東及時任公司董事(獨立董事除外)、高級管理人員增持股票的措施履行穩定股價義務。增持主體包括亨通集團、新恒通集團、環亞實業以及14位董事和高管董事,增持計劃不設價格區間。其中,上述3家主要股東擬增持金額分別不低于370萬元、419萬元和363萬元,前述公司時任董事及高管增持金額合計不低于222萬元。

  江陰銀行方面,擬采取在該行領取薪酬的時任董事(不包括獨立董事)、高級管理人員增持股票的方式履行穩定股價義務。其中,董事、行長宋萍2018年沒有在該行領取薪酬,其增持股份沒有限額。該行11名管理人員擬增持股份金額合計不低于103.31萬元,且不超過258.28萬元。

  在這之前,兩家銀行都因破凈而觸發穩定股價措施。根據招股書中條款,公司上市后三年內連續20個交易日的收盤價低于每股凈資產,將會觸發穩定股價措施。

  其中蘇農銀行自2019年5月17日至2019年6月11日,公司股票連續17個交易日的收盤價低于2018年度經審計的每股凈資產6.50元/股,2019年6月12日至2019年6月14日,公司股票又連續3個交易日的收盤價低于2018年度經審計并經除權除息調整后的每股凈資產5.82元/股。

  江陰銀行方面,自2019年5月17日至2019年6月14日,該行出現連續20個交易日股票收盤價均低于2018年度末經審計的每股凈資產4.92元/股,均已觸發銀行穩定股價措施啟動條件。

  蘇寧金融研究院投資策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顧慧君對第一財經表示,近期市場對中小銀行風險管控能力有所疑慮,是導致中小型銀行股價下跌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大型銀行為控制對中小型銀行的風險敞口,壓縮了為其融通資金的規模,中小型銀行資金獲取成本上升,對其經營業績也將產生一定影響。

  在破凈情況下,按照監管規定,公司可以采取的股價穩定措施包括回購股票,主要股東、董事和高管增持等,不少銀行也在招股書中將回購列為可采取的措施之一。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蘇農銀行和江陰銀行均擬通過董事、高管擬增持股票的方式來維穩股價,而非選擇回購的方式。

  對此,江陰銀行公告中詳細解釋稱,商業銀行具有一定的特殊性。首先,境內商業銀行回購股票屬于重大無先例事項,且根據法律法規和相關監管規定,該行回購股份之后只能注銷并減少注冊資本,而商業銀行減少注冊資本將會減少其核心一級資本,降低其資本充足水平,不利于其長遠發展和為股東創造可持續的投資回報,且需獲得中國銀保監會或其派出機構的批準,此外還涉及債權人公告等一系列法律程序,采取回購股份并減少注冊資本的方式不具備可行性。其次,商業銀行實施股權激勵或員工持股計劃至今仍在積極探索中,屬于無先例事項,在政策層面突破預計實施時間較長且具有不確定性。再者,該行于2018年1月剛發行可轉換公司債券,下一次可轉債實施時間無法確定。因此,該行將不采取通過回購股票方式履行穩定股價義務。

  銀行股股價仍有上行潛力

  實際上,銀行股破凈是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存在的現象。

  石大龍對第一財經表示,銀行板塊長期被低估,因此破凈以及維穩股價措施對銀行自身經營并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

  從蘇農銀行、江陰銀行業績表現來看,蘇農銀行2019年一季度營業收入增長逾25%,凈利潤增幅12%。

  江陰銀行今年一季度營業收入同比大增41.2%,凈利潤同比增長4.07%。不良率環比下降7個基點至2.08%。

  對于銀行股整體走勢,中信建投銀行業首席分析師楊榮認為,2019年來銀行整體基本面向好,資產質量逐漸改善。雖然近期中小銀行面臨一定的流動性壓力,但央行已采取多種措施提供流動性,目前中小銀行的流動性得到充分的保障。

  展望后市,楊榮認為,預計央行還將對中小銀行實行定向降準,減少負債端壓力;同時要求大型銀行、股份制銀行給中小型銀行提供流動性。多措并舉化解中小銀行的流動性風險,逐步修復市場對銀行信用的信心。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