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延期披露年報的幾家城商行陸續交出了“答卷”,位于河北省的城商行邯鄲銀行也公布了2018年年報。去年該行營收(母公司口徑,下同)達到了27.7億元,同比上升" />

邯鄲銀行去年凈利降近兩成 營收高度依賴投資收益

  每經記者 張卓青    每經編輯 廖 丹    

  近期,延期披露年報的幾家城商行陸續交出了“答卷”,位于河北省的城商行邯鄲銀行也公布了2018年年報。去年該行營收(母公司口徑,下同)達到了27.7億元,同比上升了9.31%;但是凈利潤卻有所下滑,去年邯鄲銀行的凈利潤為8.82億元,同比下降了19.53%。

  營收基本靠投資收益

  一般而言,銀行的收入的主要來源是利息收入,但與此不同的是,邯鄲銀行近幾年來的營收高度依賴投資收益。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了邯鄲銀行近三年以來的財務數據,發現該行的投資收益在總營收中占比連年走高,2016年該行的投資收益為26.22億元,占比為86.76%,到了2018年,該行的投資收益為營業收入的1.11倍。

  記者注意到,邯鄲銀行另外兩項收入構成: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和利息凈收入已經連續兩年錄得虧損,該行的利息凈收入在去年虧損了3.4億元,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則虧損了723萬元。

  從歷史上來看,邯鄲銀行的利息凈收入在2017年出現了大幅滑坡,由3.46億元驟降了至2017年的-0.27億元。

  實際上,利息凈收入的跳水也直接拖累了該行當年的營業收入,2017年,邯鄲銀行營收同比下降16.28%。

  為何在短短一年時間內,邯鄲銀行的投資收益、利息凈收入對營收貢獻度的變化這么大?大公國際在對邯鄲銀行的評級報告中給出了解釋:“主要由于同業融資成本增加以及該行投放了較多的低風險低利息投資業務,信貸投放進一步減少所致,該行新增投資主要是購買債券、其他銀行發行的理財、應收款項金融資產等產品。

  但是大公國際同時也表示,邯鄲銀行的投資收益占比很高,在債市低迷、監管限制信托資管類通道業務的形勢下,公司盈利能力面臨一定壓力。

  去年資產減值損失增近一倍

  邯鄲銀行在2018年年報中并未直接公布該行的不良貸款數據,但是記者發現,去年該行的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貸款率雙雙上升,根據記者測算,截至2018年末,邯鄲銀行的不良貸款余額(即次級、可疑、損失類貸款合計)為17.55億元,較上年擴大了6.84億元,同比增長了63.87%。除此之外,該行的不良貸款率也抬升了約0.73個百分點,到去年年末為2.69%。

  邯鄲銀行表示,該行在去年加強了貸后管理,每天都會監測不良、欠息、逾期貸款的情況并且定期召開不良貸款清收轉化調度會。除此之外,該行還充分利用法律訴訟、核銷等手段來做好不良貸款清收轉化工作。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邯鄲銀行去年的資產減值損失為6億元,同比增長了約95%。

  事實上,近期,幾家曾延期披露年報的城商行都陸續公布了年報。從年報披露的數據來看,多家銀行的資產減值損失都出現劇增,其中不乏增長一倍甚至兩倍的情況。比如說同在河北省的另一家城商行保定銀行,去年該行的資產減值損失為7.14億元,劇增了145.36%。

  而吉林銀行的資產減值損失在這三家銀行中上行最為快速,增速達到了240.92%,吉林銀行表示資產減值損失的快速增長主要是銀行貸款減值損失的增加。資產減值損失劇增也讓吉林銀行去年的凈利潤出現了大幅縮水,凈利潤同比下降逾60%。此外,去年,吉林銀行計提貸款減值準備39.99億元,撥備覆蓋率為149.92%,較上年末有所下降。

  記者還注意到,2018年末吉林銀行的逾期90天以上貸款仍然遠高于不良貸款余額,不良貸款認定偏離度達到了248.00%,去年年末吉林銀行的逾期90天以上貸款余額為153.41億元,其不良貸款余額為61.86億元,也就意味著該行至少還有91.55億元未計入不良貸款。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