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路演”疾行B面 “戰略配售路徑”尚待監管解惑

  有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第二批科創板主題基金預計將于近期獲批,其中包括15只封閉式戰略配售基金。

  加上去年推出的6只戰略配售基金,可參與科創板戰略配售的戰略配售基金將達21只。

  5月16日,一位參與戰略配售基金工作的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并不知道這個消息。不過,其指出,目前大量的基金公司的確非常希望盡快成立戰略配售基金。

  證監會網站數據顯示,截至4月30日,已申報的科創主題基金超過80只,其中封閉式基金近30只。有心急的機構不待申報企業拿到科創板批文,已忙著開展戰略配售業務。

  價格難題

  “據我了解,目前一些做戰略配售的已開始跟發行人溝通。”一位基金人士表示,“不過,絕大多數溝通工作還是會等到問詢階段完成,并確定企業能拿到注冊批文之后。”

  但是該基金人士也表示,戰略配售機構與發行人溝通,在監管上仍存在著一些模糊的地方:參照以往的情況從理論上來說,在遞交材料之后,證監會不允許做私下的路演,但是戰略配售卻需要提前進行溝通,對于路演時需遵循怎樣的規范,目前監管上并無明確規定。

  而戰略配售存在的一個風險在于,機構不是在知道具體的價格之后才決定是否參與戰略配售,而是一旦報名參加,無論最終發行價格是高是低,或已經沒得反悔。

  事實上,發行人和主承銷商在發行公告中就需要早早披露戰略投資者名稱、承諾認購的股票數量以及限售期安排等。而詢價則發生在戰略投資者已進入之后,并且值得注意的是,戰略配售機構不參與詢價,這意味著,它們也無法左右發行價格的高低。

  不過,5月15日,鵬華基金固定收益投資部總經理姜山表示,按照海外基石投資者的操作慣例看,在戰略配售之前,擬參與戰配機構和發行人之間會溝通未來預期發行的一個價格區間,包括上限和下限。戰略配售的投資人根據這個上下限決定是否參與,它們首先必須要接受上限才能參與,即哪怕是詢價到上限,從投資價值的角度上來講,企業也具備投資價值。

  “你不接受價格上限,可能就沒有辦法參與戰配,你就有很強的反悔的可能性。如果你接受了這個上限,出于長期合作、擔心進入黑名單等因素的考慮,你可能就不會反悔。但國內的戰略配售是否比照基石投資者的方式,在發行前就可以進行相關較為細節的價格溝通,目前尚待監管政策的進一步明確。”姜山表示。

  “如果參照海外基石投資者方式參與戰配,初期我們會更謹慎一點,作為公募基金,反悔的代價相當高昂,也會引發監管和輿論的重點關注,所以在初期監管許可范圍內的溝通中,我們也會更加細致,來確保既然決定了要參與,那就不會出現去反悔、毀約等情況。” 姜山說。

  5月16日,好買基金研究中心研究員黃曦漪表示,目前券商已經去基金公司做科創板企業的路演,基金公司會對科創板公司進行深入研究并給出合理的價值區間,參與戰略配售有選擇性。

  按規定,戰略配售基金一旦參加配售,就要鎖定持有科創板企業的股票12個月,這意味著,戰略配售要考慮的不是企業上市后短期的股價,而是至少一年之后企業的股價。

  對此,一位券商投行人士表示:“作為保薦機構,我們做戰配是沒得反悔,但是對于其他機構參與戰配部分,有沒有反悔,這個不好說。”

  “雙一限制”下的選擇

  目前多家申報戰略配售基金的基金公司面臨著一個問題,上交所4月16日下發《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基金股票發行與業務指引》,提出“雙一規則”,即基金應當以基金管理人的名義作為1名戰略投資者參與科創板戰略配售,同一基金管理人僅能以其管理的1只基金參與。

  基金公司如何處理已申報兩只或以上的戰略配售基金呢?

  有基金業人士向記者表示,聽說已有不止一家基金公司在撤回戰略配售基金的申請。“一家基金公司只允許有一只基金參與科創板的戰略配售。對于已經有戰略配售基金的公司來說,再申報3年封閉運作的戰略配售基金就沒有太大的必要了。”

  有6家基金公司在去年各發行了一只戰略配售基金,但證監會網站顯示,這些基金公司在今年也申請了科技創新主題的封閉式基金——這類基金主要是沖著戰略配售而來。此外,有多家基金公司有兩只以上科創主題封閉式基金在申報中,甚至有基金公司高達4只科創主題封閉式基金在申報中。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此類多出的科創主題封閉式基金有10只以上。

  事實上,除了撤回申報多的科創主題戰略配售基金之外,或許還有另一個選擇,有業內人士表示,也有的基金公司在考慮讓多只戰略配售基金輪流做戰略配售。

  對于能不能有兩只以上的戰略配售基金,姜山表示:“目前會里面沒有很明確的規定,但是我們傾向是一家基金公司只有一只戰略配售基金是最合理的,因為一家基金公司有兩只以上戰略配售基金可能會遇到很多的利益沖突,以及內部的風控機制無法理順的問題,也可能很難做得到對一個公司發行的不同戰配基金持有人公平公正。”

  對于大批戰略配售基金正在申報途中,黃曦漪認為,戰略配售基金因為有三年的封閉期,因此認購熱情應該不會像首批科創板一樣高。投資者在考慮流動性的同時,也要關注基金公司和基金經理的在科創板塊的投研實力。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