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選手進擊公募市場 基金業近身角力信托

  本報記者 姜詩薔 北京報道

  “信托產品包括公募與私募,可以面向不特定社會公眾發行公募信托產品,認購起點1萬元。”

  有消息指出,這一描述出現在《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盡管該稿未有官方發布,但仍引發公募業內波瀾。

  2月27日,有券商研報專門對此跟進,《管理辦法》的出臺預示著信托公司基金化之路的開啟。

  對于公募基金行業來說,這個消息卻預示著日后更加激烈的市場角逐和競爭。

  “公募基金的競爭會越來越激烈,不止是如今所提到的公募信托產品,還有此前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中進一步允許理財子公司發行的公募理財產品直接投資股票。”2月27日,華南某公募基金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新選手入局

  “如果公募信托產品降低標準到1萬元起購,肯定會和公募基金形成一定的競爭,信托優勢在于低風險產品上,尤其是債基方面,會對公募形成一定的打壓。”2月27日,格上財富研究員張婷受訪時表示。

  國海證券研究指出,在銀保監體系框架下,資產管理業務層面上,信托公司是目前仍舊沒有公募身份的金融機構。此前,信托公司在證券投資類業務方面發展相對滯后,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投資于股票、債券等標準化資產的信托產品,同樣有起購金額100萬、產品募集人數200人的硬性限制。

  對于這一新選手的下場,不少公募業內人士在交流中都圍繞著即將遭遇的沖擊。

  “公募基金有先發優勢,但是信托固收類資產的管理經驗亦比較豐富,因此還是存在競爭壓力。”2月27日,北京某公募基金市場部人士表示。

  不過,對于公募產品來說,信托仍然算是“新人”。

  2月27日,北京某信托公司業務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信托公司在系統、品牌、團隊等多個方面上目前還跟公募基金有比較大的差距。所以未來如果開展此類業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有了公募產品的加持,信托公司強者恒強的局面進一步打開,頭部信托公司會更有優勢。”

  由于目前細則還未正式落地,該人士亦表示,具體的相關業務開展還需要一段時間。

  不能忽視的是,公募信托產品的推出,亦將緊隨銀行理財子公司而給公募行業帶來壓力。

  去年12月開始,隨著多家銀行公布了設立理財子公司的計劃,公募基金的競爭對手已經增加。

  “對比公募基金,銀行理財子公司具有銷售渠道優勢,從產品來說也是從固收產品上對基金公司的沖擊較大。不過公募的投資研究體系、主動管理能力仍較銀行理財子公司和信托有優勢,公募基金必須要把業績做起來才能抵抗這種沖擊,同時也要建立更完備的銷售體系。”前述基金公司人士表示。

  戰略調整提上日程

  “信托的優勢在于多資產類別的管理能力,主要是非標類產品。但相比起來公募基金的優勢在于權益型基金,特別是指數型基金,這一部分公募基金會更有作為。”2月27日,好買財富研究總監曾令華受訪指出。

  也有較為樂觀的公募人士認為,“雖然公募信托產品推出肯定會對公募基金有一定沖擊,不過各自有各自的優勢,充分競爭也能激勵大家更好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讓行業關注的競爭關系外,還有部分公募業內人士受訪時也提出了三方之間更有可能產生的合作關系以及未來的業務機遇。

  “其實銀行理財也是我們的客戶,信托以后也可以是我們的客戶,兩者都可以發展起來。現在我們的關鍵是要從風險中找機遇,對銀行理財子公司也是一樣的態度,有競爭壓力也沒關系,我們可以爭取合作,發展機構業務。”2月27日,華南某大型公募基金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其實我們渠道部現在也放開去拓展機構業務了,除了原有的機構部門,渠道的客戶經理也可以去尋找機構客戶。其實一些城商行、農商行都可以成為客戶,機會還是挺多的,但是要發掘成功也很不容易。”該人士表示。

  華南某信托公司人士亦認為,“與銀行理財子公司一樣,公募信托產品的推出也利空公募基金,但整體來說雙方也有合作的機會,可能主要是在權益類產品委外方面,但其他的應該就不會手軟了,還是有些競爭關系。”

  因此,面對競爭壓力,公募基金也亟需繼續提高自己的獨有優勢。

  前述公募基金人士則說道,“我們倒沒有考慮外部的銀行理財子公司、公募信托等等這些競爭,重要的是跟自身比,要求還是一年比一年高的。”

  (編輯:李新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